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金融

秋落高枧槽一段有头有尾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02 22:39:06

秋落高枧槽:一段有头有尾的故事

且不说晚熟的稻香,就是风吹的云朵,也能让你感到,高枧槽的秋意是浓了。大寺水库,睶藏着深蓝,蓝得深了,这水便不再眨动秋波。老槐树站在水库边,比初春时呆板得多,风摘去树叶,只有鸟仍然在树枝挂果。这时是等待收获的苞谷,咧开了嘴,露着整齐划一的籽粒;站在山坡的苦荞,被不紧不慢的风挽着细腰曼妙而舞。诗人说过,留一个柿子给秋天,今天雨水多,农忙的人们忽略了柿子,柿子都留在枝头,送给那些小鸟。   一夜之间的事,屋瓦上施洒着淡得差不多痕迹都看不出来的轻霜,湿润的空气里多了丝丝寒意,似乎山脚的澜沧江也停止了歌唱,那些拍岸的惊涛,也少了六月的激情。流过三百年前修建的枧槽的水,仍然不知疲倦,一条溪水能穿透时空,仍然是泡醒太华茶的水质,在秋天,更能感觉它的甘甜。拨开沁凉的夜色,是柿树下喝晚茶的农人,旱烟火一熄一亮,那壶沉淀着历史风尘的太华茶,荡漾着一真实的画面,明崇祯十二年(1639)八月初六来到高枧槽的旅行家徐霞客,高枧槽梅姓老人土法烹制的太华茶,让他感慨不已。茶毕,徐霞客取出随身携带的纸与笔,略作思索,便写下“自汲香泉带落花,漫烧石鼎试新茶”的两行诗,算是对颇能慰客的梅姓老人的一种感谢。这“香泉”、“新茶”的产地就是有着五百年种茶历史的凤庆县大寺乡马庄村。在滇西澜沧江边这个只有五十六户人家的小村落,早在明朝便进入徐霞客的游记中,在凤庆算是笔附着了旅行家感情色彩的记录吧。   “又东北下七里面,盘一冈嘴。又下三里,有一二家当路右,是为塘报营。又下三里,过一村,已昏黑。又下二里,而宿于高简槽。店主老人梅姓,颇能慰客,特煎太华茶饮予。”一段文字虽然简短,却是一幅画,历经数年,仍然从粒粒文字中,体会得出浸淫其间的太华茶香。   现在,高枧槽还在,五十六户农户仍然种植着茶叶,仍然用采摘的鲜茶叶制作着名目繁多的茶品,这些茶叶不已是当年给旅行家烹制的粗制品了,印上精美的包装,打上高高的价钱,它们就与那些同样从高枧槽出发的村姑,到了深圳上海。颇能慰客的梅姓老人的后代,仍然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不变的是对待客人的热情。那年我从江北诗礼徒步进城报到,走到澜沧江边天就全黑了,为了赶时间,我与同伴相互鼓励着,说再走一段。走着走着,天下起了暴雨,粗粒粗粒的雨打在脸上,彷佛有刀在划,而腹中那点早餐,早就不敌阵阵饥饿。   我们摸黑进入一个不知名的村庄,看到一户亮着灯的人家,便不顾一切地敲门,门开了,一位年轻的男子出来,一看我们那浑身被雨淋的样子,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进屋之后,我这才注意到是村公所。年轻人给我们煮饭,米是有点粳,高枧槽产的红米,但的香,菜的确没能找到,年轻人说不怕,我到屋外摸一把,我一再劝他别去,吃大米饭足了,但他仍然打着手电筒出去,不一会,只见年轻人手里抱着还在滴水的青菜。   那一晚,住在村公所,年轻人说他就姓梅,虽说与大旅行家笔记里记载的梅姓老人不是亲戚,至少一笔写不出两个梅字,他笑着说是沾了徐老先生的光,因此这段从江北到城的路上的村公所,每年都要接济不少无法食宿的旅人。你看,年轻人多会说话啊。   许多年过去了,江北到城里的路也已修通,并且绕过了七坑八坎的高枧槽,不用考虑在高枧槽食宿的事了。当年那位姓梅的年轻人也不知那去了,我也打探过,说心里话,我想感谢他,因为这时我已经从一位路人成了作家,但那一晚清香的红米饭,一直是我不能淡忘的。   重新踏上到高枧槽的路,是我争取了多日得到的,上级派工作组,对茶叶市场进行监管,就是针对茶价上涨时出现的种种不正常的经营行为进行规范,我个报名,因为我知道工作组要去的一个重要的地方就是高枧槽。那里是老茶区,只是这些年由于种种原因,茶叶生产一直上不去,数量上去了,质量却大面积滑坡,产品销出去了,却占不了市场,别说在外省,就是本省的茶叶市场,当年那让大旅行家感叹不已的太华茶,也只能在小县城茶叶市场的一个角落,接受冷落。能卖动的那部份,也是少数人用了心计送人的,值不了钱,白白让一段历史在送的过程中丢失。   也是秋天,按理说早过了春茶竞发的节令,但县委政府的意思不在今年还着眼于来年的开春。   隐隐,我听见秋空灵的声音随之而至。写满秋霜的柿叶,还是被风采摘,算是献给大地的情诗吧,沉静中的澜沧江,承载着过往的飞舟,划破历史的山高水长。枧槽下浣洗的女子,隔着秋,早就泄露出一脸的春色。盘根错节的老榕树,织成疏落有致的经纬,这是历史的根,此刻,驿动一种有因无因的禅意,写意了秋的背景。天空没有鸟飞过,但有鸟的痕迹,现在的小鸟没那么诗意了,它们有点耍赖,时序已翻过秋的中篇,仍然在柿树上准备抱着柿子过年。   到村公所,一问才知当年那梅姓的年轻人早已离开高枧槽,考上了民警,已成为一方治安的管理者。现在的村主任姓李,也很年轻,上任两年多,就带领乡亲们走上了科学种植标准规范化的道路,先后完成老茶园改造1789亩,让农民人均增收217元,别看这数字小,却是村委会一班人的精诚团结,锐意进取下得来的成果。在十有八九年轻人都踏上到外面打工之路的当下,严重影响了茶叶生产的发展,有一年春茶开采,竟找不到工,但留下来的人们,仍然把茶产业搞得风生水起。茶叶产值的提高,茶农收入的增加是主要原因,去年村茶所生产的滇红,每公斤卖到400多元,在提升产品质量上有大文章可做啊。我私下算了算,每户茶农每年至少要卖几百公斤这样的好茶吧,这就够了,那些还在工业的机器声中的高枧槽人,恐怕会后悔的。李主任说:经过努力,高枧槽五百年种植历史的茶,现在已成为凤庆滇红茶和精制绿茶原料主产区之一,尤其是以绿茶生产的“尖山云雾”牌精制绿茶曾两度获世界食品博览会金奖。   村公所门外的小路上,盛开着灿然的晚菊,嫣然开放在秋霜中,洞穿了秋的萧瑟。仍然是鸟鸣,鲜亮而纯粹,丝毫不亚于春天的节律,那熟透的柿子,还在枝头招摇。一股浓浓的茶香从一些农户家中传出来,村主任告诉我,现在已是茶叶淡季,茶厂已停止收鲜,但茶农们舍不得放过仍然萌发的芽叶,采摘来自己手工加工,这种茶在市场上居然能卖个好价钱。城里人喜欢高枧槽的茶叶那种特殊的香味,于是纷纷来到高枧槽,加入手工制茶的队伍。   灿然的晚菊、鲜亮而纯粹的鸟鸣、熟透的柿子,浓浓淡淡的茶香……不正是高枧槽有头有尾的故事吗?(许文舟)

小程序制作平台
seo推广方法有哪些,新手快来看看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