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军事

玄门诡医 第二六〇章 韩嘉异变

发布时间:2020-02-15 17:57:33

玄门诡医 第二六〇章 韩嘉异变

唐玦突然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盯着亚尔佛列德的脸仔细看了看,又转向南宫熠:“我明白了,你是说她女人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男人的灵魂是不是?”

南宫熠抚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货根本就是个男人好不好?他清了清嗓子,顺着她的话说:“小玦啊,以后尽量跟他少说话,你看他一个大男人,选一个女人的身体,多变态啊!”

“嗯,是有点!”唐玦点点头,表示很认同,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可能他们星球性别混淆吧。”

这次轮到某金发男抚额了。

不过唐玦没有纠结这件事情太久,因为走了不是很远他们就发现了一个冰窟窿,虽然上面又再次结了坚冰,但是冰层明显比其他地方薄好多,想要凿开并不是很难。唐玦看了看,直接抓起了劳动力:“那个,小亚,你的冰锥不是很牛么?你把这个窟窿凿开吧!”

亚尔佛列德的嘴角抽了抽,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叫我?”

唐玦点点头:“你的名字太长了,叫起来太绕口,就叫小亚吧。”一锤定音。

南宫熠躲在一旁偷偷笑,一边附和着点头:“小亚,这名字不错,比那个亚什么德好多了!”

“好吧。”某个被改了名字的苦命男叹了口气,觉得刚才玉树临风的高人形象瞬间土崩瓦解,跌落到了尘埃里。伸手一招,面前飞旋的风雪瞬间凝结成了一支支尖利的冰锥,在亚尔佛列德的指挥下,如飞蝗般s向那个冰窟窿

然而这一阵冰锥下去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冰窟窿里的坚冰还是没有破开的迹象,唐玦不禁腹诽:刚才看着挺厉害的,难道竟然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其实面对这样的情形,亚尔佛列德也很是蛋疼,平时他确实是很厉害的。只不过刚才被唐玦的灵气震乱了体内的经脉,造成气血乱涌,冰之灵力十层发挥不出两层,这才破不开坚冰的。

南宫熠看他连发了几次冰锥都没有破开坚冰。心里很是不屑,一把将他拽开:“得了,还是我来吧!”

“南宫!”唐玦拦住他,“你刚刚受过伤,还是我来吧。”

亚尔佛列德顿时用很受伤的眼神看了看唐玦。他也刚刚受了伤啊,而且刚才为了不让唐玦摔到,他以背部着地,到现在骨头还疼呢,怎么唐玦让他破冰的时候就没有想到他受过伤呢?

唐玦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凝了凝神,手中灵气聚集,缓缓地挥出去,再快速移动双手,顿时十指灵气连成一片。宛如切割机一般,破开了坚硬的冰层。

唐玦切开了坚冰,为了防止它再次冰冻上,单手一提,将冰块从冰窟窿里面抓了出来。即使是这冰窟窿被北极熊刨开过,此时也有十来公分厚了,其他地方的厚度就不要提了。

唐玦将冰块扔到一边,问南宫熠:“现在d口已经挖出来了,我们该怎么钓鱼呢?”

南宫熠抓了抓头,一脸纠结。理想往往是丰满的。但是现实却是十分骨感。

亚尔佛列德道:“我这里有一些工具。”他重新在地上铺开魔毯,打开那个d口,下台阶进去了。

南宫熠小声道:“我们也进去吧,万一他的魔毯没坏。他飞走了,我们怎么办?”

“也是。”唐玦点点头,也觉得防人之心不可无,毕竟这个亚尔佛列德是个外星人,有道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谁知道他的魔毯是不是真的坏了?两人对视一眼。也跟着进了魔毯。

还没有下到底部,便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唐玦不禁用询问的眼神回头看了南宫熠一眼。南宫熠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说:“去看看!”两人快步走到下面,却见韩嘉仿佛电影一样的飞在半空,手里握着尖利的冰叉向亚尔佛列德刺去。那个冰叉就像是餐桌上叉子的放大版。

亚尔佛列德抬手一挡,手里出现了一只巨大的不规则冰盾。冰叉扎在上面,并没有能够穿过去。

韩嘉空着的左手一挥,一条细长的冰链向亚尔佛列德卷去。亚尔佛列德一抬手,抓住了她的冰链,一下子将韩嘉拉了过去,举起手中的冰盾就砸。

唐玦和南宫熠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要死不活的韩嘉怎么会这么快就恢复了,她的身体可是被冰冻住了,坚硬得像个冰雕啊!

那边韩嘉已经迅速放开了冰链,整个人跳起来,双脚踹在亚尔佛列德的胸膛上,借势向后跃去。亚尔佛列德被她踹在地上,韩嘉一招手,一头冰狼凭空而出,咆哮着向亚尔佛列德扑去。

亚尔佛列德仓惶滚开,手中多了一支冰矛向冰狼刺去。

这时候韩嘉腾出手来,冷冷地盯着阶梯上的唐玦和南宫熠。唐玦发现,此时的韩嘉,头发已经变成了冰蓝色。她站着没动,体内磅礴的灵气已经涌到了两只手掌上,只等韩嘉一有异动就立即出手。

韩嘉冷冽的目光落在唐玦脸上:“到了此刻,你还要和我挣吗?”她这话一出口,口中叽里咕噜念了一串咒语。唐玦只觉得丝丝的寒气从双脚处直往上涌。

她让绿芽催动灵气,在她体内不断游走起来,而脚步却一动也没有动,仿佛被冻住了一样,惊惶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身后南宫熠将她拥入怀里:“怎么了小玦?”

韩嘉沉声道:“南宫熠是我的!”她手一挥又是一条冰链袭来,南宫熠生怕她伤到唐玦,抬手将冰链抓在手里,但是韩嘉的目标本就不是唐玦,这时见南宫熠抓住了冰链,手上用力一抖,南宫熠整个人都被抖得飞了起来。

南宫熠身在半空,无处借力。而唐玦却在这个时候出手了,双掌齐出,磅礴的灵气汹涌着向韩嘉袭去。这一次她并没有手下留情。韩嘉意识到不对,迅速挥手在自己身前筑起一道冰墙,但是灵气很快就将这道冰墙击得粉碎。韩嘉再筑冰墙,灵气再次将之击得粉碎。

韩嘉筑起一道道冰墙,灵气将之一一击碎。等到韩嘉退无可退之时,灵气也到了强弩之末,不过还是有星星点点的灵气钻进了韩嘉的身体,虽然对她造成不了大的伤害,但是也能暂时扰乱一下她的气血了。

唐玦跟着一跃而下,一个耳光抽到了韩嘉脸上。韩嘉吃痛之下却一点儿也不慌,手中握着一支冰锥往唐玦脖子里扎去。

“小玦!”南宫熠紧张地叫了一声,不及细想,飞起一脚踢在韩嘉的手腕上。

韩嘉咬牙切齿:“南宫熠,连你也欺负我?连你也欺负我!”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