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育儿

硅谷创业教父如何规避创业风险的雷区

发布时间:2019-05-15 03:09:58

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并非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创业公司导师。8年来,他一直执掌着如今已经成为企业孵化器行业翘楚的YC,堪称硅谷创业风险的一根避雷针。

The Information近对格雷厄姆先生进行了采访,我们谈论的话题很广泛,其中包括批量生产创业公司,格雷厄姆先生关于创始人口音的争议性言论,他的妻子兼YC秘密武器杰西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以及YC得意门生Airbnb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以下是访谈的文字摘录,内容略有修改:

当你在8年前创办YC时,面试创业公司跟如今相比,情况是怎样的?

跟现在非常像,只不过时间更长。那时的面试时间长得惊人,可能需要45分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疯狂。现在,我们会花20分钟对他们进行面试,然后在剩下的25分钟里掰手指打发时间。

YC有三个面试渠道,各个渠道间调和得非常好。我们会考察所有的数据、每个渠道接受了多少创业团队,以及每个渠道所接受创业团队的终究成绩。

你做得怎样?

我们太肯通融了,但这并不是我所担心的毛病。比之接受1支表现糟的创业团队,我更加担心错过一支表现优良的团队。一支创业团队的表现如果足够优异,其带来的收益将能够弥补数百支无所作为的团队所造成的损失。

要是拒绝了一支的团队,那就太糟糕了。然而,要是接受了一支表现糟糕的团队,那只不过是有点烦人。我知道,他人对我们是通过那些可怕程度低很多的错误即接受表现糟糕的团队进行衡量的。

我还认为,我们没有把婴儿跟洗澡水一齐倒掉。我担心其他的面试渠道更加严格,我担心他们错过了一些东西。在很多年里,我们都不会知道。但当我们错过了某家公司,我们终会发现的。

有没有这样一家公司,你们没有接受但它终成为一家大获成功的公司?

一直都有,我们列了一份名单。我们面试渠道中肯定有这种被我们拒绝和怠慢的人,我不能说是哪些团队向YC提出了申请,我们的面试渠道肯定错过了一些人。

对于我们基于什么理由拒绝创业团队,我们没有记录下足够多的笔记。我们对面试和之后的讨论进行了录像,我得回去看看录像,看看我们当时说了些甚么。我担心,我们可能已丢失了一些录像带。

YC有很多模仿者,这对我们来讲很方便。模仿者的作用就像是罩布:如果我们从桌子上掉落什么东西,它并不会平空消失。它取得了其他企业孵化器的投资,并因此吸引到众人的目光。然后,我们就会对情况有所了解,我们就是这样知道的。并非所有我们谢绝的团队都能得到YC模仿者的投资,但大部分能得到。

YC是如何起步的?你是在什么时候知道这种模式有效的?

从一开始,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哦,我真的应该做一些天使投资,让我们进入天使投资领域吧。

然后,当然啦,一旦我开始斟酌这件事,我就开始想:哦,你能怎样彻底改造天使投资呢?我有很多想法,我在初几周就意识到这可能大有前途,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YC的创新之处是什么?

的创新在于,向创业公司提供同步投资,而不是异步投资;一次投资一批,而不是一次一家。

以前历来没有人这样做过。这种模式对双方都能起到更好的效果,这对我们来说更具有可扩展性,他们在同一时间都做着一样的事情。我可以走到他们眼前,一次就跟50支创业团队进行交流,而没必要跟50支团队做50次内容相同的交流,而且经常忘掉自己要说甚么,对不对?

然而,这种模式对他们来讲也更好。它具有跟批量生产一样的优点。通过批量生产,你能够以更低的本钱生产东西,但产品同时具有更高的质量,不像是手工生产。他们有同事和其他人来鼓励自己、向其征求想法、与其展开竞争和交换关于投资者的信息。这对他们很好,而对我们也很好。

创业公司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领域不断地会有起起伏伏。我从来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我的所有结论都只是暂时性的。我历来不说:这些家伙将会大获成功。我只会说:这些家伙到目前为止做得很好。因为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能看到创业公司爆发一些冲突,不只是公司创始人之间的纠纷,还有各种各样的冲突。创业公司充满了不确定性。

或许导致失败的原因是创业公司没有制造出人们想要的东西。之所以会这样,的缘由就在于他们没有给予用户足够的重视。例如,他们头脑中对自己想要打造甚么产品有了一些理论。他们没有走出去跟用户进行交谈,并问:你们想要什么?他们只是把这件东西制造出来,终却证明不是用户想要的。这类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活力。你需要具有足够活力的地方,包括你要走出去,让用户真正开心。他们只做了半吊子的工作。或许他们前进的方向是正确的,但他们只走了一半的路。用户们看着产品,说:啊,还不错。一百万人都这样的话,你就死定了。

你喜欢公司创始人甚于公司理念的创业公司案例是哪个?

Airbnb就是这样一个经典案例,我们是因为人而不是理念对其公司进行投资的,由于我们其实不喜欢那个理念,我们喜欢这家公司的创始人。

现在,Airbnb已成为众人皆知的品牌之一。就像是苹果(Apple),人们甚至不再把它解读为Airbed和Breakfast(意为空中食宿)了,人们甚至不知道个b是和Air连在一起的,Airbnb其实是Airb和b,是吧?

人们称呼它Airbnb的时候就好像这是一家航空公司,当我们面试这家公司的时候,杰西卡说:我们必须给这些家伙投资。

他们非常有活力和想象力,这特别体现在他们对我们讲述的那个故事上他们通过销售奥巴马和麦凯恩品牌的早餐麦片为自己提供资金支持的经历。

就像那些耳熟能详的故事一样,他们的钱花完了,公司也停转了,他们将不能不放弃。当时的情况是,他们背负了巨额的信用卡债务,而他们生存下来的办法是,售卖了价值3万美元的奥巴马和麦凯恩品牌早餐麦片,他们是公司三位开创人和设计师当中的两位。他们设计了那么美妙而酷炫的盒子,就是奥巴马(Obama Os)和麦凯恩船长(Captain McCains)品牌麦片的包装盒。你可以在上查查看,你能够找到那些盒子。

做出这些事情,这表明他们拥有强大的活力和想象力。你即将倒闭了,你怎么办?大多数人会失望和放弃。

继续前进,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富有想象力的方式继续前进,这种组合正是让创业公司创始人获得成功的素质。我们当时想:这些家伙棒极了,或许他们会有其他一些想法,或这个想法终的结果不会像我们想象得那末糟,但不管怎样,我们必须资助这些家伙,你怎么能把Airbnb排除在这批投资的公司以外呢?

YC孵化的创业公司在刚起步时需要多少资金?

你会希望得到足够多的钱,如果公司有两位创始人的话,也许是足够他们保持一年时间的钱。如果公司表现不错,他们会在此基础上融到更多的资金,所以谁在乎呢?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你在乎钱给得太多是在创业公司表现欠佳的情况下。你有的钱越多,对我们来讲花费的时间就越多。至于问题,就像分手,你可以想象一下两种不同类型分手的区别,一种是双方都没有任何资产,另一种是其中一方具有数百万美元。

当一方拥有很多钱或双方都有很多钱的时候,让分手过程旷日持久就存在多得多的动机。这就是曾经产生过的事情,我们从经验中发现,棘手的分手情况比比皆是,归根结底往往都是因为钱。

我们想,如果我们减少金钱的数量,我们或许能够削弱推动这些坏事发生的力量,同时依然向创业团队提供足够多的钱,让他们不至于完蛋如果他们在演示日(Demo Day)无法融到资金的话。我认为这种做法很好,我现在认为这种做法很酷。你永远无法确定,但我认为我们目前做对了(YC与其合作投资者会向每家创业公司投资9.4万至10万美元的资金)。

YC是不是歧视女性创始人?

我几近可以肯定,我们没有歧视女性创始人。因为通过检视那些YC错过的团队,(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我将会知道。你可以说,我们应该做得更多,我们应该鼓励女性去创业。

我认为,这个问题是这样的,至少对科技公司来说,那些真正的科技公司创始人都对技术具有非常浓厚的兴趣。事实上,我听说创业团队表示,他们不喜欢招聘那些在攻读计算机科学专业后才开始编程的人。

如果有人真的非常善于编程,那他们应该自己就会发现这一点。然后,如果你去翻看成功创始人的履历,你会发现几乎无一例外,他们从13岁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的黑客生涯。这意味着,问题在于我们要往前追溯十年。如果我们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所要做的并不是鼓励女性现在开始创业。

因为现在已经太晚了。我们应该做的是,想办法改变中学系统的计算机课程设置或类似的东西。上帝才知道如何才能让一个13岁的女生对计算机感兴趣,我得停下来想一想才行。

你怎样判定自己是否歧视女性创始人呢?

你能看出来潜伏的创业公司创始人是怎样的一群人,你可以通过很多方法做到这一点。例如,你可以在谷歌上搜索PyCon(一场关于Python的大型会议)的观众照片。

这是自我选择的一群人。任何想要申请的人都可以参加这样的会议,他们不会轻视或反对任何人。如果你想看看程序员群体的人员构成,那就去瞧瞧那个或其他会议的会场,并不一定要是PyCon。

或你可以去看看开源项目的提交人,这又是一个自我选择的群体,这些人乃至不会直接见面。一切都通过电子邮件,没有人会被这样的东西吓到或是感觉遭到遗弃。

好吧,没错,作为创业公司创始人,女性天生无法达到我们期望的那种水平。但如果YC能够更加积极主动一些,那又有甚么损失呢?

不,问题在于这些女性到了23岁的时候,并不能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那样,扎克伯格10岁左右的时候就开始编程,开始鼓捣电脑。到他创建Facebook的那个时候,他是一名黑客,所以他是以黑客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的,这让他创建了Facebook。我们没法让这些女性以黑客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并创建Facebook,因为她们在过去十年间都不是黑客。

这种情况已有所改变,因为成为一名黑客已不再那么重要了。创业公司的性质正在产生变化。过去的情况是,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是科技公司。现在,我们有了Gilt Groupe这样的公司,他们其实是零售商,而他们需要善于的就是销售,由于技术已更加商品化了。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女性创始人要比过去更多,由于她们正在努力打造的创业公司的性质是不同的。要创办一家创业公司,你不必像20年前那样必须是一名铁杆黑客。这部份是因为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部分是因为基础设施更为普及。

既然有了Heroku云应用平台,你就不再需要事必躬亲了,你只需要编写一些Ruby应用,然后把它放到Heroku平台,然后它就会砰的一下铺展开来。或还有亚马逊络服务(AWS),你一样不再需要一名系统管理员了,亚马逊会为你包办服务器的工作。创业公司正在向不同的领域延伸。

当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公司时,我们的服务器就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在那个时候,你甚至没法共置服务器,更不用提亚马逊络服务了。

是什么让你成为YC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我专门研究,人们什么时候需要调整或更替自己的想法,或者在什么时候需要搞清楚他们当前想法阶段的头等大事是什么。由于在很多情况下,人们会做起来再说,只是出于直觉知道这个事情有前途,却不知道其全部的意义可能有哪些。

不过,思考全部意义有哪些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它可能影响你往哪一个方向走。你往这边走还是往那边走?

因为一开始这边和那边看起来几乎是一样的,但一段时间后它们就会有区别。

为什么YC孵化的创业公司仿佛都在寻觅一种方式,用以解释他们的业务可以解决一个数十亿美元的问题?

当投资者投资一家创业公司时,他们寻求的是一种公司做大的可能性。或许可能性很小,但不能为零,他们对投资一家在某个时候就会面顶的公司不感兴趣。假设你是早些时候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当你向投资者解释自己的创业公司时,如果你只说:我们将不断为微型计算机开发编程语言,那听起来不怎么有前途。

你会想这样说:我们正在从开发编程语言起步,由于所有微型计算机都可以运行,而微型计算机正变得更加强大和更加普及。随着它们变得更加强大,我们将一路跟进,直到我们开发出在所有微型计算机上运行的全部软件。

如果你鼓励创业公司在如何能够致力于一个十亿美元市场方面表达自己,你是否会因此有失诚信?

我们不会投资所有的申请者,我们只投资我们认为足够的人。我从来没有对这些人说过谎。事实上,我真的相信我们和这些创业公司制定的征服世界的计划。如果他们充分并积极地履行,几近所有创业公司都能让计划变成现实。说服他人的秘诀之一出奇得简单,你只需告诉他们真相即可。

有些人在演示日进行演讲时并没有咨询我的意见,他们会在那里讲述一些欠缺考虑的故事,有关自己的业务如何能够发展成一个十亿美元的市场。我们正在开发软件,软件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我们要做的就是攫取其中的百分之一,然后就能做到数十亿美元。

人们为何要攻击YC?

很奇怪。事实上,就在昨天晚上,杰西卡在床上跟我说: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恨我们?为什么每个人都试图攻击我们?我解释说,名声是一种势能。

举例来说,一些你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服装品牌会在心血工厂生产自己的东西,对不对?有人就此写了一篇报导,大家会说:是啊,那又怎样?难道服装不都是在心血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吗?

耐克(Nike)也会在血汗工厂里生产服装,突然情况就变成耐克使用血汗工厂!这是令人兴奋的大,报纸会报道这样的,由于它能够吸引眼球,而劳工权利倡导者会蜂拥而上,虽然他们不会去关注一样使用血汗工厂的小公司,对不对?

这是由于那些公司的名声是一种势能。

杰西卡谈到了那些试图在我们背后捅上一刀的投资者,还有类似的事情。这种事情非常多。

如果你是创业公司创始人,你问投资者我是否应当向YC提出申请?投资者会说不,对不对?他们仇恨我们!投资者憎恨我们,很多投资者憎恨我们。

为什么呢?

嗯,这要看情况。你可以说,如果你认为我们真的,那末就是出于嫉妒;如果你认为我们并不,那么就是他们认为我们不配得到所有这些项目流。那是投资者都想要的,他们想要得到项目流。

我们拥有丰富的项目流,而他们则很匮乏。这就像富人和穷人,他们气愤地看着我们,当他们看到另一个创业公司又将成为我们项目流的一部分时,他们就会大叫:又是一个,不,不能这样!

近有报道引述你的话说:很重的外国口音会妨碍创业公司成功申请加入YC的机会,这1言论背后有甚么故事?

引起这么大的争议其实毫无来由,那要取决于谁提出申请。那次采访是对一次两小时长谈的浓缩,这就是为什么它听起来像是一堆警句格言联缀在一起,他们把中间的话都删掉了。

争议性言论就是出自那次长时间的谈话,我谈到我们如何坐下来,并试图有意识地甄别可预测失败的因素。我们有一份清单,上面是30、40个在面试中要考察的因素。其中包括人们的坐姿,他们的身体语言,他们在讲话时会看谁,诸如此类。

采访人问我:你能告诉我其中一些因素吗?我说:不能公然,因为我如果把大部分因素告诉你,人们就可以进行假装,那末这种方法就没法奏效了。

我之所以愿意把口音这个因素告知她,其原因在于,如果你能伪装出一个好口音,那你的口音就会不错,口音就是这么一回事!

对于人们伪装口音,我没有意见。但人们的反应好像成了我说的是如果他们有很重的口音,我们就会自动将他们拒之门外。口音只是40个因素当中的一个,如果他们在40个因素中出了8个问题,我们也许就会拒绝,但不是只有很重的口音。

在目前这批创业公司当中,有些团队让我们难以理解,但我们也向其提供投资,由于他们在其他方面表现优异。这个问题取决于谁提出申请。

要创立一家创业公司,你需要多坚强?

在创业公司当中,你终必须振作,懦夫是没法成功的。

人们确切会变得更加坚强。在创业公司工作的进程当中,人们会变得坚强得多。但如果你现在很软弱,那末你将不能不停止软弱下去,而且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够帮你做到;否则你将注定失败,然后离职在别处找个工作。这是仅有的两个选项。你不能一直软弱下去,由于你的软弱终会在公司致使失败,然后你将不得不去做别的事情。

事实上,这是会让人感到吃惊的事情之一,创业团队必须比在做一份全职工作时更加坚强,而且事实证明他们能够做到。人们善于的事情大相径庭。就像一些人能够比别人成长得更快,而人们其实不真的知道自己能够成长到何种地步。事实上,甚至连我们也不擅长对此进行评估,虽然那正是我们的主要工作。

没有人能够很好地预测这类事情。我们也许可以比其他人做出更好的预测,因为我们有非常多的数据,而且这也是过去8年我们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
盆腔炎下腹隐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