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育儿

浪子仙途 第二百二十四章 死去的老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1:25

浪子仙途 第二百二十四章 死去的老者

说到这里.君神的脸上忽而出现了一丝很古怪的笑容.透过天边昏暗的光景.能看到这样的笑容之下.似乎带着一种无比狰狞的味道.

此刻有风从这边吹过.带起一阵萧瑟的寒意.老者静静伫立在风中.脸上的表情好似一座万年冰山.说不出的寒冷袭人.隐约间暗含无比煞气.同时却又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落寞气息.

许久许久.等到天色终于彻底的黑了下來.老者轻轻叹了口气.他忽而伸出右手.拍拍君神的肩膀.而后说道:“你有沒有想过.也许你师弟.压根就沒想过抢你的风头.他的实力.他对刀术的执着与天赋.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感觉到他的存在.而这.正是你和他的区别.”

“别人怎么看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在师尊您的心中.一直以來.是不是也有那样的想法.我跟师弟两个人.他是不是永远也都是强的那一个.换句话说.您的两个徒弟.他永远是你看好的那一位.无论如今的我做过多少努力.无论我变得有多强大......”

君神的身影依旧隐沒在阴影之中.他的声音亦是开始变得低沉.带着一种难言的悲愤之色.他忽而绷直了身子.好似一具行尸走肉般.顺着一条笔直的线路.慢慢走到老者身前.有点居高临下的望着老者.君神继续说道:“师尊.回答我.是不是.”

老者有点意外的抬眼望向君神.感受到从对方体内传來的那股森冷寂灭气息.以及从他语气中透露而出的那种和往常不尽相同的味道.老者心头忽而涌现出一股寒意.这一刻.老者甚至有了一种错觉.他感觉到君神似乎对自己起了杀心.而这.是老者从來就沒有想过的事.

老者摇摇头.将自己心头的纷乱情绪强行抛之脑后.他怔怔神.而后说道:“我毕生无子.而你们这两个徒弟.便是我一手带到大.所以对我來说.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子嗣.我无法偏袒谁.因为我根本不忍心谴责你们任何一个.”

“可是今天您对我说的话.已经证明了您对师弟的私心.”

君神眉宇间渐渐落寞.他继续说道:“当我和闻生刀同时站在悬崖边上.两个人同时落下去的瞬间.您还是选择拉住了他.甚至在那时.您还要对坠落悬崖的我说.不要责怪您的选择......师尊.恕我不敬.你真的很自私.”

言及至此.师徒二人开始沉默.只是和初的闻生刀的那般沉默不同.此刻的沉默之余.却有一股极度诡异的气息在他们身体周围开始酝酿.这种气息很可怕.隐约间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意.惹人心慌.

许久许久.老者缓缓抬起头來.一对眸子变得无比明亮.隐隐间能看到一层刀光在瞳孔深处闪烁不休.他望向君神.整个人开始变得无比冷漠.喉咙深处发出一种冷冷低哼.老者默然开口:“如果你师弟想要杀你.我也一定会去劝他.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你现在为了龙牙.虎翼这两柄狂刀.竟然要对他下杀手.我无法容忍.”

君神闻言叹气.他忽而说道:“所以师尊您赶跑了我的人.您已经成功的救下了闻生刀.”

他的声音很冷.带着一种莫名的寒意.老者听在耳中.感到有点悲伤.有些无奈.

“我希望这是一次.你们师兄弟.以后谁都别再打扰谁.他这次离开藏刀盟.如果他不想再回來.你也别去找他.安安心心做你的盟主.他老老实实走他的刀途.”

老者言及至此.竟是就此转身.朝着一个莫名的方向缓缓走去.夜色之间.传來他宛若灵般的声音:“如果再有下一次.君神.虽然我老了.但是.我的刀并沒有老.所以.别真的让我生气.”

“所以师尊您的意思是.如果我真的对闻生刀生起杀心.您.会杀了我.”

君神的脸阴沉的有些可怕.声音中更是散发出一层莫名的凄冷味道.他紧紧盯着老者缓缓而去的背影.用那种有点难过.有点悲伤.但是更多的.却是万般怅然的语气继续说道:“我的地位.我的实力.都是您一手带出來的.如今您.是不是有了要将我的一切.都全部收回去的打算.就仅仅为了一个闻生刀.”

老者骤然停步.但是却沒有转身.夜色下的他显得有点孤单.一股浓浓的老态随之散发而出.他说道:“同样的话.我也会告诉你师弟.你们想要自相残杀.除非我死在你们前面.否则的话.你们......”

老者的话沒有说完.他的声音突然卡在了喉咙深处.如今只能发出一阵阵痛苦难耐的**与悲鸣.

因为他的胸口出现了一把刀.这把刀从他的后背穿透而出.刺破了他的五脏六腑.刺破了他体内所有的气息.也刺破了他所有的防御和坚持.

这把刀不长.却足够穿过他的身体.给老者致命一击.如今夹杂着刺眼鲜血的刀尖就在眼前.老者眉宇之间闪现出一股痛苦之色.他低下头.而后缓缓抬起.眼神显得有些迷离.有些难过.

他对这把刀很熟悉.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刀.准确的说.曾经是他的刀.但是后來他把这柄刀送给了一个人.那个人叫君神.

如今君神就站在老者的身后.他的右手紧紧握着这柄带血的刀.感受到从刀身中传來的强烈绞杀感.君神突然感觉很害怕.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他的右手微微颤抖.但是带來的.却是老者无限的疼痛和哀嚎.

老者体内的鲜血从伤口中快速流出.转瞬之间.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苍白.

他很想回头看君神一眼.但是他不能动.也不敢动.因为每动一下.伤口处传來的强烈疼痛感.便让他几乎晕厥.但是和身体的伤痛比起來.心头那种深深的不安和难过.则更是让他生不如死.

“为什么.”

老者声音很虚弱.他的嘴角亦是鲜血四溢.眼眸间的光亮早已黯淡下去.带上了一层深深的死气.他颤抖着双手握紧了穿透而出的刀尖.感受到刀尖处传來的冰冷气息.他微微摇头.只能默然叹气.

君神的右手依然死死握着刀柄.一股极强的刀劲从他体内悄悄探出.而后顺着这柄刀一丝不剩的全部送入了老者的身体.直接摧毁了他体内一丝残存的术法气劲.

君神的眼神中涌现出一种极度疯狂的情绪.他凑近老者耳边.用那种有点神经质的声音说道:“是您自己说的.如果要杀死闻生刀.就必须先杀了您.我.只是听师尊您的话.按照您的意思去做罢了.”

老者颓然摇头.体内的生机正在一点点退去.感受着体内这柄刀带给他的巨大折磨.他苦笑出声.而后用那种微不可闻的声音叹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选择.我无法去评说你的选择是对是错.但是.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看到的......我不害怕自己死.我只是害怕你们师兄弟总是要死一个.这是为师者.不愿意看到的事.”

君神摇摇头.他突然不想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一刻.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头竟然渐渐涌起了一种后悔的情绪.这种情绪让他很慌乱.很不安.甚至.很害怕.

所以他拔出了那柄刀.就在老者近乎痉挛的颤抖中.君神直接重刀挥下.狠狠的斩在了老者的脖颈处.一道尺许长的鲜血喷涌而出.洒在无尽的黑夜之间.空气中顿死飘起了一层浓郁的腥味.映衬着地面上尸首分离的场景.无比血腥.无比渗人.

君神右手仍旧握着那柄正在不断滴血的刀.整个人呆呆的伫立在原地.他不敢去看地面上的老者尸身.不敢去闻空气中的血腥味.他的眼角开始湿润.心头开始悲伤.一种巨大的恐慌渐渐将其环绕.几乎要将他彻底吞噬.

这位千兵藏刀盟的盟主.如今的东海高手.竟然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哭了.他哭的很伤心.哭的很难过.因为他的师尊死了.被他亲手杀死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一个值得同情的故事.

黑夜之间.一具尸体躺在地上.说不出话.一个人蹲在一旁.伤心落泪.这片境域之间.开始被一种很古怪的氛围所围绕.渐渐掩入了无穷的夜色间.化作无数冰凉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涌荡而去.

......

而就在这一刻.闻生刀一路前行.他的速度很快.不过数盏茶的功夫.便走到了自家的那件屋子前.背后的龙牙.虎翼在黑夜之间绽放出一层及其凶悍的光晕.隐隐间惹人心慌.

这一路上.闻生刀的脸色沒有半点变化.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冷漠.似乎这个世间.并沒有什么事能够激起他半点的情绪.

可是就在闻生刀准备推门而去的瞬间.他伸出去的右手忽而停在了半空之中.沉默了半晌.他慢慢回头.望向了藏刀盟所在的方向.只是看了一眼.这位铁打的汉子.脸色瞬间暗淡下來.而后眼角湿润.亦是开始落泪.

广汉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海南省平山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妇科医院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淄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