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教育

御天纪 第八百六十五章 苏通明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1:04

御天纪 第八百六十五章 苏通明

一个是汲取地脉之力,一个是凝聚天星之力,这阴阳眼和荒芜妖眼倒还真是杠上了。

景凡几人只觉得事情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了,那恐怖的能量在那空间之中不断的疯狂涌动起来,仿佛天地末日来临了一般。

“xiǎo心diǎn”!

景凡扭头看了一眼那前面的窦领,低声对着自己身边尕尕几人开口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怪异的老头不可能会就此罢休的。

空间之中不断的涌动起来的能量还在继续,一大片的暗黄色的能量向着苏依的身体之中涌动了过去,另外一边,远处的星辰之力也是不断的鼓荡起来,旋即也是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然后凝聚了起来。

两种异常恐怖的能量威势开始快速的冲击起来,无数的能量不断的席卷,那种恐怖的弥漫开来的威势,只要接触爆炸开来,便是难以估量的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景凡几人皆是全神戒备,时刻准备这快速的后退,那等能量爆发,威力不容xiǎo觑啊。

不过,就在这时,景凡却是注意到,那窦领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转身便逃,速度之快,在那空间之中仅仅只是留下一道残影,下一刻,便是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景凡并没有去追,他很清楚后者的实力,即便是真正的追上了,也没有办法将后者留下来。

倒是眼前的苏依让他的心中担忧不已。

那空间之中,两股能量席卷开来,越是愈演愈烈,那种恐怖的能量的碰撞,扩散,席卷,空间都是一阵阵的晃动着。

只要这汹涌的能量完全的爆发开来,这一片空间之中,将是会变成人间炼狱的,那这恐怖的能量的爆炸,即便是她而是不得不掂量三分啊。

“我们现在怎么办?”

司马长风的眉头一皱,他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如果再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天才知道那空间之中的两股汹涌的能量爆炸之后的威力有多大,反正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些人的承受的极限了。

再加上自己这些人本就是又要事在身,苏家兄妹和自己本就是萍水相逢,能够将他们带到这里,已经算是够义气了。

苏晨何尝不明白呢?

他的脸色有着怪异,扭头看了看景凡,旋即又看了看司马长风,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要説些什么,不过终还是没有説出口来。

“你们先走吧,我要留下来陪我妹妹!”

苏晨扭头看着景凡,目光坚定的道。

景凡的眉头一皱,一时间竟是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就在所有人皆是为此事皱眉的时候,不远处的空中,一道急促的人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在看到那道人影的时候,苏晨的眼眸深处明显的掠过一抹狂喜之色,旋即大声喊道:“三叔,三叔,这里,这里,我是苏晨啊,三叔……“

不知道是不是苏晨的呼喊声起到了作用,那人影快速的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景凡也是能够感受到那人影身体之中传来的汹涌的能量威势了,八荒之尊的强者,即便是距离那九霄之圣也是一步之遥了。

“晨儿,你怎么在这里?”

那中年人影快速的降落在苏晨的旁边,眉头一皱,问道。

一边説着,他的目光也是快速的打量了景凡几人一眼。

苏晨将之前的事情简单的説了一遍,旋即也是道:“三叔,你快救救依依啊,你看那里……”

一边説着,苏晨都是要急哭了,口中喊道。

中年人微微diǎn了diǎn头,旋即也不顾景凡几人在场,他的手掌缓缓的结印,一道奇异的印诀浮现出来,在他的身体之上,此刻竟是也是有着一阵奇异的灰色的精芒涌现出来。

景凡的眉头一皱,他能够感受的出来,那种灰色精芒和苏依的身上的灰色精芒气息很像,但却并不一样。

随着苏通明的动作,在他的手掌之上,竟是有着一枚晦涩难懂的奇异的腰牌浮现了出来,在那空间之中不断的旋转了起来,其中的氤氲的能量快速的激荡开来,整个空间都是变得一阵扭曲起来了。

“去”!

苏通明的口中一声厉喝,旋几那令牌竟是在空间之中打了一个转儿,然后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冲向苏依。

“嘭”!

那令牌和苏依的身体完全的契合,两者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一道沉闷的能量轰然炸裂开来,苏依的身体猛地一震。

顿时,景凡便是感觉到,那原本从苏依的身体之上汹涌起来的能量此刻竟是快速的消散开来。

而且,在苏依的身体之上那不断的闪烁起来的灰色精芒的涌动之下,那原本的巨大的阴阳眼的能量也是停止了增长。

“这……”

司马长风被这一招弄得愣住了,不仅仅是他,尕尕和景凡也是面面相觑,从对方的眼中,他们看到的皆是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苏通明的实力也没有到九霄之圣的境界,如果刚刚的那汹涌的能量炸裂开来,即便是他也是难以承受那等狂暴的能量的轰炸。

可是为什么,区区一枚灰色的印记便是能够将这一切轻易的化解开来呢?

就在几人心中怪异的时候,那原本身形悬浮在空间之中的苏依却是气息一断,直接从那空间之中掉落下来。

苏晨一愣,赶紧冲了过去,一把将之接住。

“三叔,xiǎo妹,xiǎo妹,她怎么了?她没事吧?”

苏晨的脸上满是着急之色。

苏通明这才缓缓的收敛了气息,扭头看了一眼景凡,就在刚刚,他施展元气的时候,他能够感受到,眼前的少年的身体之中那一股不俗的能量威势波动。

不过,稍稍感应了一下,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才作罢,diǎn了diǎn头,直接道:“你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淡淡的声音传来,这时,那空间之中的阴阳眼的巨大人脸也是快速的消散而去,留下的一道黑白的印记的阴阳眼。

“咻!”

那阴阳眼刚刚浮现出来,便是留下一道残影,转身便逃。

司马长风心中一惊,这可是好东西,如果就这么让他跑了可就不好了。

不过,不等他出手,苏通明的攻击已经快速的冲了出来,激荡开来的能量快速的荡漾开来,和那阴阳眼冲击而去的能量快速的轰击在了一起。

“嘭!”

一声沉闷的能量爆炸之声传来,苏通明的脸色一凛,手掌也是吃痛,快速的收了回来,不过,那阴阳眼却是只是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眨眼之间便是已经远远的消失不见了。

看到苏通明都是无功而返,司马长风也是一愣,旋即只得作罢。

“在下苏通明,不知道几位如何称呼?今日几位救了xiǎo侄几个,在下感激不尽啊!”

苏通明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景凡几人道。

景凡的心中何尝不清楚,苏家乃是这的大势力,自己几人不清不楚的,他是想要问清楚自己的底细,不然还会以为自己是另有所图。

司马长风也是明白了过来,当下声音平静的回应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既然现在已经没事了,那我们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景凡顺着司马长风的话,接口道。

苏通明一愣,他已经报出了自己的苏家的名头,可是眼前的几位似乎并不买账啊。

景凡説完,便是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这里的事情,他还是比较喜欢独来独往交好,毕竟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对于他来説也是越有利的。

苏通明的眼眸微微一凝,鼻中冷哼一声。

“三叔,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窦家的人像是故意守候在这里一般!”苏晨并不知道苏通明的心中的想法,只是将自己的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窦家之人?”苏通明的眼眸一凝,脸上也是掠过一丝恍然之色,“原来如此!”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晨依旧是满脸的不解。

苏通明看了一眼苏依,旋即顿了顿,这才开口道:“之前,在我们走散的那时候,窦家之人据説是发现了一个古遗迹,那遗迹的外围有着强悍的妖兽守护,而那妖兽正好被我们碰上了,我们帮他人做了嫁衣,而且,据説,他们在那古遗迹之中得到了一枚鬼头权杖,甚至,还有传闻,那鬼头权杖乃是用黑羽大帝的鼻梁骨炼制而成的!”

“作为黑羽大帝的身上的遗物,其威力可想而知,想不到,他们竟是从那古遗迹之中还找到了这阴阳眼的地diǎn,如果不是你们机缘巧合之下,在这里遇到他们的话,那阴阳眼或许就会给他们拿到了,我刚刚施展出来的那一方木印便也是从那古遗迹之中找到的,可是让依依的身体之中的荒芜妖眼不再复发,对于她以后的病痛有着很大的帮助”!

苏通明的一番话,让苏晨也是恍然大悟。

“对了,苏晨,刚刚那xiǎo子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你把这几日的事情详细的説给我听听”!

苏通明的眉头一皱,开口看着苏晨,问道。51

淅川县人民医院
鞍山市传染病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衡水治牛皮癣疗法
天津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