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旅游

大宣战神 百一十六章 元阳兵乱(6)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3:05

大宣战神 百一十六章 元阳兵乱(6)

“哈哈,真相是这样的,伍小泽那丫头是我的卧底。”

方秋水吃了一惊。

李笑对伍小泽满含泪水的双眼记忆犹新,她边流泪边述说花钟贤对她一家人的残害——逼死了她的父母、兄长,辱死了她的姐姐;无法补办地契、房契和存款凭据,导致民间的高利贷逼债、雇佣的伙计霸占店铺。

李笑疑惑,“花叔叔,伍小泽说,你让她失去了家人。”

宣钟贤也很疑惑,“她失去了家人,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调任元阳城之时,她就是孤女,没有任何家人。”

“啊!?”伍小泽真是个谎话精、女骗子。

“那年,我刚到元阳城,准备按照法度让伍家补办地契和房契。然而,前任的大主事已经把伍家的房地产和商铺判给了张义锋。”

“为什么?”方秋水与李笑同时发问。毛道长、温道长也“竖起”了探听的耳朵。

“那年,伍小泽那丫头才十二三岁,什么都不懂,伍家又绝了户,她就成了伍家财产的继承人。”

李笑觉得宣钟贤的话有语病:绝户了,还有继承人?

宣钟贤接着道:“这是一个秘密,目前为止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就连伍小泽也不知道。”

秘密?秘密好,几乎所有人都喜欢探听秘密,传播秘密。

“什么秘密?”温道长脱口而去。

宣钟贤用没有鼻子的鼻孔吸了吸气,斩钉截铁地道:“伍小泽是张义锋的女儿。”

晴天霹雳,一声“雷”!

毛、温两位道长没有什么惊奇的感觉,方秋水、李笑却被这句话雷得里焦外嫩。

伍小泽竟然是张义锋的女儿。整个元阳城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会超过三个人。

张义锋这个商人,真是机关算尽、丧尽天良。凤凰是他的干女儿,伍小泽是他的亲女儿,她们都是他谋取金钱利益的工具。

“伍小泽怎么会是你的卧底?”

宣钟贤向饭碗里舀了两勺鸭汤,用筷子在饭碗里搅拌着,道:“我是她的恩人。是我逮捕了故意放火的罪犯,是我问责了不作为的贪官,也是我惩罚了坑害她父亲的高利贷者。”

毛道长点了点头,小声地对温道长道:“地下钱庄高利贷会乘人之危,不讲道义。”

“师兄,你懂得真多。”

“师弟,不是我懂得多,而是你太无知。”

“你无知。”

“你不但无知,还无智。”

……

李笑还有一个疑惑,“花叔叔,伍小泽说龙蜥主人已经死了,……”

宣钟贤打断李笑的话,“是我杀的。”

李笑有些吃惊,“龙蜥主人被食肉……虫吃了?”

“你也知道食肉夜虫?那天秦炎的龙蜥摧毁了我的树屋,我的侍女不得不放出食肉夜虫,食肉夜虫把秦炎啃噬了。我与两个侍女躲在地底之下的磺积水池里,幸免于难。”

那日,变成巨龙的龙蜥撞击整个第九层树屋时,宣钟贤抱着金发碧眼的绿茶,施展轻功,借助金银鸳鸯藤,逃入了“喜鹊巢”里。

然后,二人沿着树干中的窄沟,进入了树根下的密道,并通过树根下的密道,到了九层树屋下的密室。

在密室中,宣钟贤见到了瑟瑟发抖的红茶,安慰几句后,他让绿茶打开了密养食肉夜虫的洞口。

在地底饲养的、难以计数的夜虫窜出来之前,宣钟贤与绿茶、红茶钻入了另一间密室,另一间密室里有一个水池——水池里是磺极水。食肉夜虫惧怕磺极水。

单个的食肉夜虫形如长着大牙齿的长腿蚂蚁。从洞口里窜出来的无数只食肉夜虫如同水流,很快就充盈了整个密室。

无法计数的食肉夜虫在密室内翻滚着,有几只食肉夜虫从密室顶部的洞口爬了出去,探知地面上的情况,天色已经暗淡,没有直射的阳光,黑夜即将来临。

井喷一般,食肉夜虫从洞口内汹涌而出,沿着伞树的根部,奔向了外面的世界。

李笑并不关心食肉夜虫的长相,他更加关心龙蜥主人秦炎的生死,直接询问:“你为什么杀龙蜥主人?”

“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懂。”杀他并非我的本意,杀他是为了确立我的世子地位。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你不懂,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什么是人生的挫折,你只知道没有条件的善良和毫无节制的冲动。”

“我……”

“你不懂人生的挫折,就不懂我为什么要杀害无辜。”

“花叔叔,你是好人吗?”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标准是什么?”

“好人不能乱杀无辜。”

宣钟贤很耐心地道:“好人不能乱杀无辜?我只知道做好人必须得有做好人的资本。如果你是蝼蚁一般的人,你就算是一个好人,又能改变什么?”

李笑背了一句古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哈哈……我若不得志,不会独善其身;我若得志,天下人都得像我一样兼善天下。”

李笑哑口无言,怎么还有这样的利己主义者!

宣忠贤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李笑的双眼,严肃认真地道:“天下就要大乱了。难道你不想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吗?”

“我……”

“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维持自己过去习惯的不自觉。如今的大宣国只是原有秩序的惯性影响罢了,要不了几年,大宣国就会大乱,整个七域就会发生大混战。国门之外,冰域、蛮域和海域的仇敌也会乘机侵略我们。”

宣忠贤停了一会儿,又道:“我必须不择手段地掌握的权力,才能拯救那些愚昧无知的万民,才能挽救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

方秋水听了宣钟贤的慷慨陈词,心中激荡万分,心道:跟着宣大主事,我才能不枉此生。

宣钟贤把半碗鸭汤一口气喝完,啊了一声道:“我注定与众不同,我必定会做出一番天翻地覆的功业。李笑,你认识我,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你能够达到二十阶炼气大师的境界,我会重用你,提拔你为我的贴身护卫。”

李笑摇了摇头,心道: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三更天还没有到,李笑正陪着宣忠贤、方秋水边吃饭、喝酒,边聊天、感慨。

主事府附近的更夫敲铜锣,城内各坊市的更夫打梆子。

“咚!——咚!咚!”“哐!——哐!哐!”“锵!——锵!锵!”“梆!——梆!梆!”“子时三更,平安无事”。三更已经到了。

(秦炎遇害的情节,见“第十一章.眼眸深邃”。请来\/阅读本书的章节。错别字、漏洞会及时在修改。)

沂源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市潼南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治疗阜阳哪家医院好
南宁治疗阴道炎费用
淄博癫痫病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