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GDP能耗标杆考验中国经济发展

2018-11-30 19:26:38

GDP能耗标杆考验中国经济发展

近日,全国各省区市陆续公布上半年经济发展“成绩单”,各地GDP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全国经济增长达到10.9%。然而,上半年能源消耗不降反升的走势,让人们感受到今年节能降耗4%的目标任务艰巨。从严控制新开工高耗能项目,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再次昭示GDP“变轻变绿”的紧迫性。节能降耗约束性指标能否兑现,即将掀起的一场节能风暴,将是对地方政府“执行力”的一次重大考验。经济发展和降低能耗:天生矛盾?在不少人看来,经济发展和降低能源消耗似乎是一对天生的矛盾体,GDP的高速增长,似乎总避免不了能源消耗的剧增。高速增长的GDP,与单位GDP能耗的指标“落空”形成了反差。调查发现,很多经济大省在亮出上半年经济发展“成绩单”的同时,对降低能耗的“成绩单”多进行了含糊表述:能耗物耗有所减少,国家重点调控的钢铁、水泥等行业持续降温。当然,也有例外。GDP的经济大省广东,也曾依靠大量能源消费推动经济高速增长,近两年狠抓“节能降耗”,实施强制性的能耗限额标准,打造“绿色政府”,如今每万元GDP仅消耗0.79吨标准煤,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5%,成为全国“能效”。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坦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涉及多重因素。用大项目推动高速度增长,是许多地方的习惯性选择,而速度过高难以转变增长方式。经济发展一旦锁定某种模式,就面临路径依赖的极大风险。东部沿海省份,经济总量大,工业规模大,能耗的量也大,但相对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国单位GDP能耗是1.22(吨标准煤/万元),江苏是0.92,广东是0.79,上海、浙江也比较低,这是个好动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专家分析,由于目前一些省份正处在重化工和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阶段,客观上难以一下子刹住车。“地方发展阶段不同、资源条件不同,但有一个做法是相同的,就是上工业项目,因为有了项目就有了财税、有了就业岗位,也有了政绩。在这一前提下,控制能耗的硬指标往往会变成软指标、高门槛会变成低门槛、重要性会变成次要性。”江苏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葛守昆认为,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中央政策取向与地方利益取向的一致性显得十分重要,现在显然二者之间存在偏差。结构调整:还未“伤筋动骨”在很多地方,工业项目被看成是“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成为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今年是“十一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地方党政领导换届比较集中的一年,行政主导的投资趋热骤然增多。显然,项目不是不能上,关键是上什么项目。调查发现,这轮投资热中普遍存在新项目结构偏重、老项目耗能偏多、小项目门槛过低。个别地区为片面追求增长甚至违规出台了推动高耗能企业加快发展的种种优惠政策。结构调整没有到“伤筋动骨”的程度,这必然加大降低能耗的难度。根据国家统计局等近期发布的我国份能耗公报,单位GDP能耗、电耗,以及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整体呈现出从东往西逐步递增并拉大的趋势。今年以来,中部地区投资增速平均在40%以上,是全国投资增长快的地区,“十一五”开局良好,西部一些地方的发展也进入了一轮黄金发展期。然而,在科学发展观还没有真正树立的情况下,新一轮投资建设泥沙俱下,在各地感觉都不是很明显的问题和苗头,从宏观分析却是过快过热,隐忧重重。突出的问题是,当前中西部省份局限于其所处的工业发展阶段,增长主要表现在量的扩张上,经济“成绩单”上还可以清楚地看到“粗放”二字。有的省份,当南部产业结构正在逐步变轻,大能耗项目开始受到限制,北部地区却迎来了重工业发展时机,带来的结果是全省的能耗指标仍然处在高位运行。事实上,这种发展的不平衡性和发展阶段的差异性,容易打乱能耗指标全国一盘棋。GDP看得见、摸得着,而能源消耗与环境污染等,则需要较长时期才会显露出来。如果能耗高的地方不能限制高能耗产业的发展,不能以高科技改造某些传统的高能耗产业,这些地区官员的政绩就要打折扣。项目市场准入门槛的刚性指标面对今年严峻的节能形势,发展改革委主任马凯明确表示:“将把能耗标准作为项目审批、核准和备案的强制性门槛,遏制高耗能行业过快增长。”日前,发展改革委与30个省级人民政府签订了节能目标书。国务院26日召开全国电视会议,温家宝总理强调下半年将落实节能目标制,抓好重点企业节能和重大节能工程,健全能耗公报制度。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严把能耗增长源头关,从严控制新开工高耗能项目。山东就已确定1000户重点企业的主要节能指标。江苏等沿海地区开始率先在省内公布各个地区的发展能耗指标,并与干部政绩考核挂钩,迫使各级干部在发展决策上把经济成绩与能耗成绩同步考虑。这对地方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将起到“倒逼”作用。专家分析,我国在新一轮增长周期内,沿海等发达地区经济增长方式正在从粗放型向准集约型转变,作为衡量经济增长方式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在部分省份已经超过了45%,标志着这些省份的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发生了较大转向,但仍有距离。全国人大环资委有关人士建议,各省能耗指标的公布,给各地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正是公布能耗指标的真正意义所在。不过,配套公布的还要有禁止性的措施,比如,局部地区如果能耗增长过快,甚至失控,可考虑用阶段性停止审批工业项目等做法来进行调整,保证压力能够传导到位。“要把能耗的‘成绩单’做成像发展‘成绩单’一样好看,的确不容易。不过,再难也要做,因为让GDP变绿、让产业变轻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选择。”葛守昆说,经过几轮宏观调控,我们不能简单停留在调控措施上,而要建立起保证经济长期平稳发展的内生机制。

自动贩卖捕鱼机
防爆加湿机
移动洗车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