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旅游

不再提中国三星语音王金立说要打造另一个小

发布时间:2019-03-27 19:24:46

这两天央视批三星“一天死机30次”及售后服务等方面的问题让友们纷纷调侃起属于金立语音王,朵唯女性以及步步高音乐就要时代到来了。而金立也确实不落人后——在腾讯科技进行的采访中,金立总裁卢伟冰提到,金立即将用一年时间,打造一个全新的、独立运作的、按照纯粹互联的模式思维和运行的新品牌。

智能机时代,金立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前有阿尔卡特,中有波导,后有金立,这些在功能机时代曾经引领过一代风潮的,终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语音王”、刘德华和铺天盖地的电视营销曾经帮助金立在功能机时代打开销量,但不同于“中华酷联”,主要靠开放渠道销售的金立在智能机时代的开端迅速的被甩在其他厂商身后。

由于金立不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很难看到它确切的营收报告,只能从一些采访中获知信息。金立2011年的全球出货量超过2500万部(也有说为2100万部,其中包括金立作为ODM厂商在海外生产销售的);同年底,时任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表示,2012年金立出货量将冲击4500万台,其中智能出货量要达到1500万部。虽然中间的过程并不清晰,但显然金立没有能够达到这一目标——金立总裁卢伟冰在今年7月接受采访时表示,2012年金立的全球出货量仅为2400万台,而本来预计的13年目标3000万的出货量也要打个折扣,缩减为2400万台。出货数字预期数次下调,不仅是金立在产品、渠道等方面长期累积问题的爆发,也是功能机的全面过时的必然结果,不光金立、步步高、天语,都在这一阶段进行着痛苦转型。

金立的转身显然不够快。

2011年,中国智能元年,那时金立在国内的市占率还以6.8%的整体份额,GSM市场10.3%的份额稳居前三,国产品牌。刘立荣当时喊出了要“做中国三星”的口号;然而根据易观智库发表的《2013年第2季度中国终端市场监测报告》显示,金立目前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下降到3.7%,排名第九;智能份额略高,排名第八。

可以说,在进入智能机时代后,金立略显失败。

总结起来,2011至2012年前半年智能机市场的失利,一方面源于金立没能向中华酷联一样即时打开运营商渠道——2011年时金立从运营商渠道销售的只有100万台,刘立荣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2012年希望将这一数字涨到1000万台——而这时运营商对智能终端的补贴还非常强势,“中华酷联”等国产得以通过强渠道优势以及价格优势迅速抢占了原本属于金立的市场份额;后期金立虽然也逐步加强了与运营商的合作,但2012年下半年开始由联通领衔降低对智能终端补贴,让金立在智能机的市场推广之路上再度遇到阻碍。

另一方面,金立也一直面临智能机和功能机产品方面的权衡失误;直到2012年后半年才开始全面进军智能机市场,但那时已经难以从运营商处得到丰厚补贴,如何将自己特色不够突出,配置不算强大,价格不够低廉的进行营销成了摆在金立面前的问题。

这时,落后的营销模式和对渠道的选择再度对金立智能机发展产生制约。金立好像依然停留在功能机的时代:营销方面采用娱乐明星代言、冠名娱乐节目、电视广告,只有近才开始投资自制剧进行营销;而销售方面则主要依靠运营商和销售点。

金立花了大笔钱在宣传上,却忘了好好为自己的品牌建立一群忠实粉丝——尽管粉丝营销和电商渠道已经数次被小米、魅族证明是行之有效,而粉丝经济中的年轻群体也正是金立现在主推的ELIFE系列大力拉拢的对象。

金立好像总是慢了半拍:在功能机进入智能机时慢半拍;在自销转向运营商渠道时又慢半拍;在渠道营销转向粉丝营销和电商渠道时还是慢了半拍。

不提三星,要打造下一个小米?

好在这次,金立好像终于摸着了门路。

日前,金立总裁卢伟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用一年的时间,再造一个类似小米的独立公司,这个品牌的销售以电商渠道为主,并会为该品牌组建一个强大的社区,设计、研发、营销都与金立品牌无关,

不再提中国三星语音王金立说要打造另一个小

金立志作为这家公司的资源和资金提供方,同时共享售后和供应链。不仅如此,这家厂商还会自己设计系统——标准是比MIUI更加干净。

“所有这一切只是希望,这个团队能够以纯粹互联的模式思维和运行。”卢伟冰说道。

金立曾经立志追赶三星,而现在它好像对小米的模式更感兴趣——所以金立试图尝试另创一个“类”小米企业。金立有技术链、有供应链、有制造链(金立方表示今年刚把一个拥有8000万台产能的工厂投入使用,至少不用担心产能问题),甚至有现成的售后服务体系,打造一个类似于小米、魅族的壳并不是问题,甚至可以做的更加漂亮;真正的问题是,在功能机时代摸爬9年的“老金立”是否能够真的如它所说,利用互联的思维去打造一家公司、一款产品,又能保证这次它不会再慢半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