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法律

曾经被捕江青究竟当没当过叛徒

发布时间:2019-06-11 19:52:23

江青究竟当没当过叛徒,社会上一直有各种各样的说法。现在还有人写文章,言之凿凿地说江青曾被敌人抓到过,后来成了叛徒。对此,曾任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员的王文正老人不以为然。他说,“两案”预审的时候,就遇到过这个问题,曾进行认真调查,查找了很多档案资料,但没有找到确凿证据,终没有对此进行审判。

王文正说,谈这个问题,先要谈江青究竟有没有入党,继而谈江青究竟有没有被捕过,才能淡江青究竟有没有当叛徒。这三个问题相互关联,一个接着一个,因为“文化大革命”各种说法十分混乱。

江青加入过地下党

首先调查的,就是江青究竟有没有入党。

经调查,“文化大革命”中,江青在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曾经说,她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时候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并说当时在座的李大章可以作证。李大章曾与周恩来、邓小平等同为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在法国时就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回国后于1924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32年曾在青岛担任过地下党的市委书记,建国后曾任四川省省长、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他对此没有说什么,这可以理解,但江青入党的事情好像就此被默认了。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两案”工作人员沿着江青走过的人生轨迹,对此进行了调查。

江青的祖父名叫李纯海,是当地一个拥有一百多亩地的地主。父亲李德文是个木匠,后来在县城兼开旅店度日。李德文娶了两个老婆,江青是李德文小老婆生的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学名”——李云鹤。

1929年,只念过小学五年的江青以同等学历(中学毕业)考入山东省实验剧院。同时,江青还在一个京剧班子里当演员,这个班子经常到济南、青岛、烟台等地去演出。

山东省实验剧院的院长名叫赵太侔,是一位与现代诗人闻—多—同留学美国的同学,后来剧院因经费问题停办,赵太侔到青岛大学(后改名山东大学)担任校长。江青以后也跑到青岛找到赵太侔,在这所大学里担任了一名每月只有三十元工钱的图书管理员。
在此之前,江青曾有过一段婚姻,丈夫名叫裴明伦,是济南一个商人的儿子。后来一个名叫黄敬(新中国成立前后,曾任天津市市长、市委书记,后任机械工业部部长)的年轻人,开始走入江青的生活。

黄敬原名俞启威,1932年在青岛秘密加入中同共产党,不久担任青青岛大学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和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部长。经俞启威介绍,江青于1933年2月加人中国共产党。1933年7月,由于叛徒的出卖,俞启威在青岛被捕。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江青如同惊弓之鸟,仓皇逃往上海。入党不久的江青,因此失去了组织关系。

到上海以后,江青没有能够恢复组织关系。她恢复组织关系,是1937年8月到延安以后的事情,证明人是黄敬。黄敬当时是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前往延安参加苏区代表会议。黄敬与斯诺的夫人海伦·斯诺同行,至于黄敬当时是否与江青有联系,江青又是如何知道黄敬去了延安,由于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销毁了大量有关她的材料,这些都不得而知。会议结束后,黄敬被派往晋察冀军区担任领导工作,但后来还是如实为江青写了证明材料,使江青得以进入中央党校学习。

江青的确被捕过

江青究竟有没有被捕,调查主要围绕江青在上海时期的经历展开。

江青到上海后,被田汉安排在“晨更工学团”工作,主要任务是在这个工学团的店员识字班当教员,教这些店员识字、唱歌、读书。

江青在这里认识了“晨更工学团”的负责人徐明清。

“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完全不着急,让体内慢慢生长抵抗力和它作斗争直至战而胜之,这是对付慢性病的方法。”这几句话恐怕很多人都能记得,那是毛泽东主席当年写给王观澜的。王观澜是一位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革命者,1925年加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农业部党组书记、副部长,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徐明清则是他的夫人。
徐明清又名徐一冰,比江青大三岁,各方面都显得比江青成熟。她1926年加入共青团,1929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8年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妇女科任副科长,后与王观澜结婚,新中国成立后在农业部任人事司司长。

徐明清万万没有想到,多少年之后,就是这个江青让她吃尽了苦头。

在徐明清领导的“晨更工学团”里,江青积极工作,表现进步,共青团支部吸收她加入了共青闭组织。

1933年冬天,俞家通过上层关系,将俞启威从青岛临狱里救厂出来,他便到上海来找江青。但是其母不让江青进门,他只好在外面花钱租了间小房子,与江青在一起重温旧好。

有—天,江青带着俞启威来找徐明清,要求恢复她的党员关系。俞启威也向徐明清谈了江青在青岛入党的情况,但俞启威却未能出示任何有关的党组织证明。根据当时的地下党工作原则,俞启威的这种联系是不能被认同的。这时俞启威早已化名为黄敬。

1934年1月28日,黄敬、江青同“晨更工学团”的部分人员参加了全市纪念“一·二八”抗战胜利四周年示威游游行,很多人被捕,“晨更工学团”的进步面目暴露,引起了敌人的怀疑,徐明清被警察局传唤,黄敬、江青面临被捕的危险。

黄敬带着江青前往北平躲避。到了北平之后,黄敬在北京大学旁听数学,有时还与江青一同到中国大学旁听李达讲马克思的《资本沦》。

几个月后,江青再次回到上海,找到徐明清,在徐明清领导下的浦东女工夜校当教员,化名张淑贞。

1934年10月的一天,江青在公园里与原青岛地下党的乐若(又名阿乐)联系时被捕,关入上海市警察局看守所,由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区训练股审讯组赵耀珊和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区训练股编审组长朱大启,在警察局特务股楼上会同审讯。

审讯时,江青一口咬定自己名叫李云古,至于审讯时的情况,现在已无从知晓。从前后被捕的一些人所写的情况也只能了解到一个侧面。一种说法是特务股的头头见李云古长得漂亮,经常叫她去陪他们喝酒。一种说法是特务头头在审讯别的人员时,说过李云古很活泼,京戏唱得好,不但给他们唱京戏,还给了他们剧照……

江青在狱中一个多月后,由基督教上海女青年会保释出狱,后随徐明清回浙江省临海县溪路乡的老家避难。

后来,徐明清到延安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妇女科副科长,为江青写了——份证明材料,写了自己认识江青的过程,以及江青入团、被捕、积极参加地下党的各种进步活动,与她一同去浙江老家避难等事实。

江青是不是叛徒没有确凿证据.

江青被捕审讯时有没有叛变,对这个问题的说法曾有很大反复,关键人物还是徐明清,其他相关人的说法如上文所述都不能确切说明问题。

由于徐明清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地下斗争中,曾经被敌人逮捕过,“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农业部造反派就将徐明清打成“叛徒”。徐明清被无辜关押,开除党籍。

江青知道徐明清被关押和开除党籍后,为了掩盖自己丑恶的过去,对于这位在困难的时候曾给她以帮助的人,以怨报德,妄图借机暗害。江青多次提出,要来管徐明清的案子。周恩来总理知道后将此案接过来由他亲自审查处理。江青不服,多次闹着要管这件事情。周恩来理直气壮地指出,农业部是属国务院管的,当然应该由总理来处理,这是总理职权范围的事情。周恩来说得江青无言以对,就这样巧妙地保护了徐明清免遭暗算。

粉碎“四人帮”之后,徐明清本该获得白由。但刚刚获释不久她又突然再次被捕。中央有关的专案组认为徐明清“包庇”了江青的叛徒问题,经领导批准于1976年12月逮捕了她,送进秦城监狱关押。徐明清在秦城监狱里写了“江青是叛徒”的揭发材料。1977年3月,徐明清的这份揭发材料被影印收入当时中央文件的有关资料,并下发到各级党委。

此后不久,徐明清被释放,她很快对她的揭发材料做了更正。1980年“两案”预审调查时,王文正见到徐明清写的更正材料。徐明清在这份材料里,说明她揭发“江青是叛徒”的材料,是由专案组人员口授,自己被逼迫执笔写成的。因而她不承认能证明“江青是叛徒”的问题。

徐明清这样做,无论从党性原则还是从人格方面来说,都是值得尊敬的。她不因江青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迫害过自己而歪曲事实,也不因为江青成了“四人帮”而落石下井,更不因江青这个人以怨报德而像江青一样地陷害别人,她始终坚持实事求实的原则。在江青受到全国人民共讨之,即将被送到历史的审判台时,能够站出来讲如此的话,这也是需要一定胆量的。

至此,能证明江青是叛徒的证明材料被推翻了。有关江青的“叛徒”一案,到此已经很清楚了,那么作为特别法庭到底是如何办案呢?

各种意见都一齐拥了上来,有人主张要审,有人主张不审,更有的认为不审就没有将江青的罪恶彻底算清。

1980年9月10日上午,王文正和参加“两案”预审的人员,在秦城监狱听取了对于未来法庭上是否审判江青“叛徒”一事的传达。负责传达的是王洪文预审组组长、黑龙江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卫之民。传达的是9月8日彭真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汇报的内容:江青的叛徒问题,在审讯中未追问,“两案”审判的是刑事犯罪,四五十年前的叛徒问题纵然核实,也不能判刑,只是党籍问题,现党籍已开除。江青的历史材料已被她销毁了,现在能够证明她是叛徒的材料和罪证都不足。如果在法庭上提出,江青必然反咬一口,反会冲淡林彪、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罪行。这—点要向中央报告一下。

根据这一情况,公安部和特别检察厅对江青都没有起诉有关叛徒问题,特别法庭在法庭上也未对此进行审判。

广州哪家专治癫痫病好
平顶山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烟台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