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法律

忽地一只白色飞鸽自南天边飘然而至

发布时间:2020-01-26 17:12:08

忽地,一只白色飞鸽自南天边飘然而至。

红袖一惊,将玉手指尖朝白鸽飞来的方向伸出一指。

那白鸽脚下绑着一个信匣,灵巧的脑袋点啊点,圆溜溜的葡萄眼转啊转,扑楞着翅膀“咕咕咕”地落到红袖指尖。

红袖圆圆的杏眼透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此番本门来信,是忧是喜?

她轻叹了口气,将那白鸽脚下的信缓缓抽出,她便柔声对白鸽道:“去吧!”便缓缓伸出手去,朝天上一扬,白鸽留恋的落在树梢头,不舍的回顾了红袖一眼,便扑楞着翅膀再次朝南天而去。

她缓缓解开信封,里面赫然是一段文字:九凉门的人正欲攻打吾门,门主请速回协战!

她缓缓地折好信,眼底透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茯月见状,觉得不太妙,便问道:“发生了何事?”

红袖蹙了蹙眉,鹿眼透露出一抹暗色,不悦地道:“九凉门欲攻打我门,弟子叫我速速回去应战。可能不能陪你走完全程了。”

茯月一只手扶上了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爽朗的笑道:“去罢,别误了你正事。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已的。”

红袖轻叹了口气,握紧了茯月的绣手,从怀中掏出一枚玉哨,缓缓放到茯月的手心中,紧紧握住了茯月和玉哨:“有什么事,就吹响这个玉哨,周遭十里我埋伏的人会在半个时辰集中来协助你。”

“好!”茯月眼眸中露出一抹感激之色:“多谢阿袖!”

红袖轻点了下头,提功运气,轻点树梢,消失在山林中。

茯月望着红袖消失的方向,扯出一抹复杂的微笑,脚下便再次踏上征途。

茯月还沉浸在红袖方才离去的事情中未缓过神,忽地,一阵孩童的啼哭声传来。

她心头一阵咯噔,觉得那孩子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便提功运气朝孩童啼哭的声音的方向轻点而去。

“还我饼子——”

“求求你了——”

一个衣衫褴褛,满脸灰尘,估模着六七来岁的小女孩匍匐在地上,哭着爬向前方一个手里抓着半张被啃过的饼子的衣衫褴褛的青年。

茯月鼻头一酸,提功运气到争执的二人面前。

她伸手拦住了哭泣的小女孩,便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停止了啜泣,紧揪着青年的手渐渐松开,含着泪眼的眸子缓缓望向茯月。那青年见状,灰溜溜地抱着那半张饼子跑走了。

小女孩瞪着含着泪眼的大眼睛,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没名字。”

茯月感到嗓子有些哽咽,眼眶有泪儿打转,她深吸了口气,再次哽咽的问道:“你的娘呢?”

“娘是谁?”小女孩眼底透露出一丝暗色,渐渐垂下了眼眸。

“娘……就是……”茯月深吸了口气,泪儿模糊了双眼。

“娘……就是……”茯月突然从袖口取出碧色簪,这是娘的遗物。碧色簪在手心处闪动着光辉,茯月眼底缓缓露出一抹浓浓的痛色,泪儿浸透了双眼。

“就是……”茯月哽咽道,突然对上小女孩诚挚的目光,便将未出口的半句话咽在了肚里。

小女孩眼底透露出一丝欣喜,紧紧抓住茯月的衣角,大声叫道:“你就是娘!娘——娘——”

茯月一惊,被小女孩的叫声拉回了思绪,她缓缓将碧色簪收回了袖口,颤抖着双手抱起了小女孩:“你方才说,我是你娘?”

小女孩眨巴着大眼晴,眼睛里的泪珠儿悉数收口眼底,欣喜的望向茯月。

茯月忽然觉得心头多了一些东西,她嘴角勾起一抹别样的笑容,缓缓地道:“好,我就是你娘!我们去集市,给你买点好吃的。”

茯月收回了眼底的暗色,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宠溺的点了点小女孩的额头。

小女孩大眼睛乌溜溜的一转,在茯月的怀里拍起了双手:“好啊!好啊!”

茯月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足尖轻点树梢,消失在山林中。

(二)

茯月一口气到了山脚下。

这里有一个草市,叫卖的,买东西的,热闹非凡。

茯月抱着小女孩踱到了一家卖糖葫芦的小店。

茯月将小女孩从怀中放到了地上,牵起小女孩的手便前走去。

小女孩看着竹篮里插着满满的糖葫芦,个个糖葫芦圆圆的,薄薄的糖皮在日光闪动着光斑,她大大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欣喜。

小女孩的神情被茯月尽收眼底,茯月温柔的轻笑了声,玉手经轻点了点小女孩的额头,杏目中透露出一丝温柔:“想吃糖葫芦吗?”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欣喜地望向茯月温柔的杏眼,熠熠生辉的眼眸中充满了天真可爱的神气,小小的朱唇微微翘起,她可爱的点了点小脑袋:“嗯!”

茯月感到心头一阵温暖,便缓缓从袖口中掏出那仅剩的一锭碎银,紧握在手心,缓缓抬眼便望向店主:“店家,买您一个糖葫芦!”

店家看到了茯月手中的一锭碎银,朝茯月缓缓地摆了摆手,便爽朗的笑道:“用不了一锭碎银那么多,只收五文钱!”

茯月蹙了蹙眉,将碎银在手中捏了捏:“店家,我没有整好五文钱,只有一锭整碎银,能否找成文钱?”

便又是一阵浑厚且爽朗的笑声:“没问题!”

店家目光在糖葫芦篮子中扫视良久,挑了一个果个大糖皮薄但均匀的糖葫芦,递到了茯月面前:“这个果大皮薄,应该好吃着呢!”

“多谢!”茯月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伸手将糖葫芦收在手中,便缓缓踱去。

小女孩抬头注视着茯月手中的糖葫芦便拍了拍手:“娘,我要吃糖葫芦!”

茯月宠溺的望向小女孩,缓缓地将手中的糖葫芦递到了小女孩的嘴边,小女孩一脸欣喜,大大的眼睛全部都是惊喜,张开小嘴“阿呜”便咬下半颗,边嚼边拍手,不清不楚的哼了句:“吼——吃!吼——吃!”

茯月被小女孩此番模样逗得好一阵轻笑。

茯月低下眸子,缓缓注意到小女孩浑身肮脏破旧的衣衫,满是灰尘的面颊,凌乱如草窝般的头发,便蹙了眉,鼻头一酸。

“走罢,我们去买件衣服,顺便清理一下你肮脏的小脸蛋儿。”茯月宠溺的注视着小女孩,伸出绣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便缓缓地道。

眼前便是一家衣店。

茯月拉着小女孩踏步进入衣店,只见那衣店四围都挂满了颜色鲜亮的绸缎布匹,色泽霎是艳丽。

茯月拉小女孩缓步踱到一架挂满童衣的木架之前,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众五彩斑澜的童衣。

茯月缓缓望向满眼含着惊喜的小女孩,宠溺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便伸出青葱指向一众童衣,将声音调成温婉的状态,她悠悠地道:“你喜欢那一件?娘给你买!”

小女孩歪着小脑袋思索了片刻,大大的葡萄眼滴溜溜地转了良久,忽然便拉着茯月的绣手一蹦一跳的跑向一件红色小百褶裙前,便松开茯月地绣手,肉乎乎的小手指向那件小红裙:“这件衣服真好看!”

好一阵忙碌。

眼前便是一小女孩,那小女孩生得可好——

一张肉嘟嘟的小圆脸,稚嫩细滑的皮肤吹弹可破,仿佛能掐出水来,她生得两弯浓密的如月牙儿般的新月眉,一对圆溜溜的大葡萄眼,一张如玛瑙般红润的小朱唇,远远看去,好一幅乖巧的童子模样。

她两耳上方揪着一对红绳扎的丸子头,红绳余下的部分便在空中随风轻舞,身披一雪白镂空梨花纹样的兔毛小披风,身着一身火红色及脚踝的小百褶裙,腰间系着一条金黄色的小铃铛,脚踏一双火红绣桃花纹样的小布鞋。

她每走一步,身旁的小铃铛发出“叮零——叮零——”的响声,配上她那圆嘟嘟地小肉脸,模样霎是惹人怜爱。

茯月握紧了手中仅剩的两文钱,轻叹了口气。

她将两文钱换了一张饼。

她将饼一把塞到了小女孩的手中。

她忽地想起,小女孩还没有名字。

她便缓缓蹲下身来问道:“你想叫何名字?”

小女孩咬着下嘴唇思索片刻,波浪鼓似地摇了摇头,嘟囔道:“不知道呢。”

茯月便上下打量了小女孩片刻,只见这小女孩圆圆的葡萄眼好似红果子,眼底便流露出一丝宠溺,伸手去摸了小女孩的小脑袋,便轻声地道:“你如此之可爱,不如就叫罢。”

小女孩一阵欣喜,蹦蹦跳跳转了一圈,笑着拍起了手:“好啊!好啊!我有名字了!”

“,!”

她围着茯月边拍着手转圈边奶声奶气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茯月杏眼透露出一丝宠溺,伸手揉了的柔软的秀发,一把将从地上抱起,用温柔地声音道:“准备好,娘要起飞了!”

伏在茯月温暖的怀抱里安静了下来,肉手乎的小手紧捂了自已的大眼睛,惊呼了声:“好耶!飞喽!”

茯月紧环抱住怀中那一抹柔软,提功运气,足尖轻点屋檐,忽而落上树梢,朝山角的方向快速而去。

(三)

层峦叠翠,翠峰连绵,江峰数点皆是青,一条大江峦中过;碧波涛涛轻舟泛,竹林一片两岸生。

岸边有一阵箫声缓缓而来。

远远望去,岸边立了一白衣男子。

那男子可生得俊俏。

他腰佩一把折扇,双手执着一翠色玉箫。

他正缓缓轻吹着玉箫,余音袅袅,空谷回响,不绝如缕。

微风卷着他双鬓边的两缕发丝缓缓飘瑶,他那一双深遂而细长的桃花眼噙满了熠熠的光辉,他乌发如瀑倾泻而下直至腰间,另有一束插簪挽成髻直指云霄。

“宗主。”孤鸠向那男子作了一揖。

江南某城,大街上。

“水果!新鲜的水果!”一身材魁梧的大汉叫卖道。

“小店有茶水,客官里边请!”一嗓音妖娆的妇女款款笑道。

……

来来往往的人群争相到各个摊点购买。戴面纱的少女们莺莺燕燕地进胭脂店胭脂;慵懒的公子哥们成群结伙招摇地进了酒楼;大爷大妈老妇人们买菜为了与店家砍价久聊不散……

真是热闹非凡。

一大火红与一小火红踱步于街上。

“娘,泥人好好玩!”那小火红拉着大火红的手又蹦又跳,大大的葡萄眼里装满了猎奇,还不停地拍拍手。

“哇,风车真可爱!”那小火红揪着一对红绳扎的丸子头,红绳余下的部分便在空中随风轻舞,远远望去,霎是可爱。

茯月眼底透露出一丝宠溺,绣手缓缓从袖口伸出,轻轻揉了揉的秀发。

这几日与形影不离的陪伴,二人渐渐滋生了不一样的情感,二人似友非友,似是母女便又不似母女。

茯月袖下青葱紧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心,蹙了蹙眉,又轻叹了口气,又缓缓摇了摇头。

可悲,可悲!今儿个晚上怕是没地儿住了,只得带着露宿街头。

“娘,你看这个——”

“娘,你看那个——”拉着茯月的手来回乱蹦,左指个糖瓜,右指个面具,一点儿也不累。

茯月环顾四周,不远处便是一座小山,峰头正青,山足下便是一条翠绿如丝带般潺潺不息的河,青山抱绿水,竹林岸上生,远远观去,风景霎是宜人。

“咳咳,,咱别看那些个了,走,咱去河边坐坐。”茯月蹙了眉,额角沁出一滴冷汗,绣手紧握了的肉手。

她轻叹口气,环身抱起身旁满脸好奇的,提功运气,足尖点地,飞身上瓦,一连便是几个屋檐,转身便又是几个树梢。

眼前便是一条碧波荡漾的江,对岸上的竹林成片而立,好一幅泼墨油彩之画卷。

她缓缓敛了气息,足尖从树梢间飘瑶而下,直至轻柔点地。

山雾纵横,她远望对岸,依稀见得一白衣男子正与身旁的黑衣男子说着什么。

她心一惊,这白色身影似曾相识,似乎在何处见过。

“哗啦,哗啦——”笑嘻嘻地抚着水花。

她忽地捧起一汪水,蹦蹦跳跳围着茯月转了一圈,一边跳,水花一边从这双肉肉的小手缝中如沙漏般流出:“娘,你看!”

她闻言,便缓缓回神,收回了远望的目光,转头宠溺地望向正在玩水的。

她眸中噙满了宠溺,红润的樱唇微微向上翘。

一切霎是美好,有她,就足够了。

大江对岸。

“主子!”孤鸠一脸诧异地望向对岸,只见一红衣女子带着一小红衣的孩童端坐于岸,那身影霎是好看。

他放大了曈孔,伸手扯了宗之潇的衣袖。

他指向了对岸的红影——

宗之潇闻言,顺着孤鸠手指的方向望去,手中的折扇一停,他呼吸一顿:“那是?”

宗之潇嘴角扯出一抹轻笑,“啪哒”一声合上,轻敲了孤鸠的脑袋:“别看了,再美也与吾等无关。我们还是吃酒去罢!”

宗之潇一把扯过孤鸠衣衿,提功运气,直直朝某城方向点去。

宗之潇方巧从离二人不远之处飘瑶而过。

“嘻嘻嘻……”

他只闻下方一孩童戏水之声,一少女欢笑之声。

他只觉眼下这一幕如此温馨,但因赶路,他便收回了目光,继续朝某城点去。

是夜,城内。

满街灯笼轻摇晃,一轮弦月挂檐梢。

街左端。

茯月拉着,二人缓缓踱步于街上。

“,街灯好看吗?”昏黄的灯光映照在茯月半张如凝脂般细滑的脸上,茯月绣手指着一盏随风摇曳的灯笼,轻柔地道。

“好看!好看!”大大的葡萄眼里反映出金黄色的光斑,她兴奋地拍起了肉爪。

街右端。

一主一仆二人一前一后紧紧跟随。

“主子!再往前面走可没酒楼了!”孤鸠一脸诧异,扯了扯宗之潇的衣袖,缓缓地道。

共 1 715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曲折回环,描摹细腻生动,结构完整妥帖,文字精简凝练。小说主题趣味横生、扣人心弦,融文学性、趣味性、艺术性、现实性为一体,通过诡异离奇的故事情节,把险恶的江湖和叵测的人心剖析的淋漓尽致。,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绿野社团,祝福创作愉快,万事如意。【林科】

福建省汀州医院怎么样
杭州丽都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南京市男科医院地址
菏泽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