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游戏

武道魔尊 正文 第264章 土鸡瓦狗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5:57

武道魔尊 正文 第264章 土鸡瓦狗

茶楼之内,一层几乎都是寻常人,偶尔会出现一些武者,但修为也不会多么出众,但是这第二层的阁楼内,却显然多了许多高手,在柳昊刚刚进入的时候就被几道气息锁定,顿时让柳昊双眼眯了起来。

但是他却不动声色,这些人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却也没有被柳昊放在眼中。

“客观,来点什么?”店小二热情招呼,他竟然也有着一些修为,虽然不过是先天境,但也已然说出这古城并不简单,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竟然都能在这里做上了店小二。

“把你们这拿手的给我来个三四样,顺便上来一些好酒,速度要快一些!”柳昊说完就走到那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一双眼睛看着窗外,并不曾理会这些人。

但是他不理会这些人,却不见得这些人不招惹柳昊。当下就有人手指敲动桌面,开口说道:“这位兄台,不知是从何处,在哪里修行啊?”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不过二十岁出头,但是却有着凝真境高阶的实力,气息浑绵悠长,显然实力不弱,有着一些来头,不是一些大家族中的弟子,也是一些学院中走出来的天才。不然想要在这等年岁就有如此成就,散修之人很难做到。

但是柳昊听到这句话却不曾理会,一双眼睛看向窗外,似乎窗外有什么非常吸引他的事物一般,这般态度,顿时让那一桌人大怒,一个看上去年纪要稍微大一些,但是实力不如那开口之人的青年,顿时猛的一拍桌子,怒道:“你这人休要无礼,我家公子与你说话是看的起你,若是在这般态度,休要怪我对你出手!”

那青年大喝,面色狰狞,显然他是觉得柳昊非常好欺负,才会如此姿态。

柳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笑意,微微转过身,用眼角瞥向那人,嗤笑一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出手?”

一句话,顿时让整个二楼都变得寂静了下来,就连一些准备看热闹的武者都是有些惊讶,他们从柳昊进来之后就一直在打量着,但却没有看出什么不同凡响的地方出来,觉得也不过就是一个寻常的武者罢了,不知道天高地厚,误入这二楼之中,但是当听到柳昊这一句针锋相对,完全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的话语后,他们顿时清楚了,这也不是一个低调的主儿啊!

那人被呵斥,顿时面色大变,起身就要出手,但是坐在他身旁的那个公子,身穿青衣,头戴白带,却是伸手拉住了他,让他坐下,显然这公子即便看不出柳昊的深浅,但是敢如此毫无顾忌的唇齿相击,定然不会死寻常人物。

而如今在这古城之内,高手众多,一些翘楚天骄都显了身,若是不知道对方底细,贸然招惹,说不定会给自己引来大麻烦。

“哼!”

那青年被身旁的公子拉住,顿时冷哼一声,一双眼睛看向柳昊的时候都充满了杀意,很显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落了面子,让他很不自在,若非公子拉着,只怕他早就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店小二已经端着饭菜上来,殊不知就在方才,这里差一点变成了战场。

“客观,你的饭菜上齐了,慢用!”那店小二说了声,便是快速的走下楼去,很显然他也知道这里的食客都不简单,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他会被当成炮灰。

而柳昊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然后吞咽下去,旋即自言自语说道:“不过是土鸡瓦狗,若不知道天高地厚,终就会变成这盘子中的美味,被人当成了食物享用。”

言语带着讥诮,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分明就是在说方才那青年不知道天高地厚,差一点儿小命就不保了,让他好自为之,顿时有人轻笑,只不过声音不大而已。

“公子,咱不是什么招惹是非的人,但是有人如此出言侮辱,我无法忍受,请公子让我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

那之前拍桌子瞪眼睛的青年顿时大怒,霍的就站起身来,然后冲着身旁的公子躬了躬身,道了一句,在见到那公子微微点头之后,便是大步向着柳昊走去,喝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今日就要让你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回事什么结果!”

见到青年气势汹汹走来,柳昊却是当然一笑,随手夹起了一块鸡肉,冷笑道:“不过是土鸡瓦狗,也敢在我面前叫嚣,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猪脑子。”

说着,柳昊手中的筷子猛然一抖,那一块儿鸡肉顿时脱离筷子急速飞向了那青年。

而后者见状顿时一声冷笑,完全没有把柳昊这随手一击放在眼里,挥动袖子就要将那肌肉打飞,但是下一刻那青年豁然变色,那鸡肉上竟然金光缭绕,刹那之间击穿了自己的袖子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胸口之上,顿时大口的鲜血从青年的口中喷出,那胸口之中都是传来了一声咔嚓声响,让那青年痛苦惨叫,身体倒飞而出,差一点儿就砸落了一张桌子,若非那公子出手化解,只怕那桌子就难逃厄运了。

但即便如此,那公子探出来的手掌也是猛然一颤,面色都是变了又变!

“土鸡瓦狗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大放阙词,若是再敢不敬,定斩不饶!”柳昊强势的话语传出,顿时让一些人面色微微一变,这不仅仅是一个不吃亏的主,更是一个霸气的主啊。

在人家公子面前都敢如此说话,分明是没有将对方放在眼中,心中毫无畏惧,敢于天下人对决。

那公子面色变了又变,但是还不等说话,就听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那里传来了一声轻笑,旋即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身穿白色长衣,桌子上放着一把折扇的年轻人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冲着柳昊遥遥敬酒,说道:“这位道兄说的好,敬你的那句土鸡瓦狗!”

柳昊闻言,也是咧嘴一笑,然后与他遥遥碰杯,对方修为不弱,在归一境,但是对气息隐藏的很好,若非柳昊实力超过他许多,只怕也如其他人一般很难看出来,这个年轻人明显不是一般人,只怕就算不是那些年轻翘楚,也定然不会平凡到哪里去。

“果然有识宝玉人,你这个人不错,我喜欢!”柳昊咧嘴笑道,这般姿态与那人虚砰杯盏,谈笑之间是完全没有将那年轻公子放在眼中啊。

而在桌子的一旁,那被柳昊差一点儿击穿了胸膛的青年变色涨红,口中咳血,痛苦呻吟。

终于,那青衣公子还是忍不住了,一步迈出就来到了柳昊身旁不远处,正色说道:“家奴不懂礼数,我自然会领回去好生的管教,但是兄台如此下重手,是不是有些过了?”

“过了?”柳昊闻言顿时一笑,只不过那笑容之中满是嘲讽。

他冷眼看着这公子,虽然一表人才,气息绵长,但是在他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更何况之前是他手下之人对自己无力,如若追究,也是他的管教不严,而如今站在自己的身边,竟然来质问自己,这明显就是在抬高自己的身份,让柳昊鄙夷不已。

“没错。兄台出手如此之重,险些伤了我家仆人的性命,而他并没有对你造成什么伤害,你这样做的确是过了,我希望你能对他道歉,这件事情化干戈为玉帛!”那公子开口,说出的话让柳昊都想笑掉大牙。

“道歉?你是在做梦么,你纵容手下对我无礼,要对我出手。若是我不对他施以惩戒,那不是就说明我做的是错的。可笑你竟然说让我去道歉,化干戈为玉帛,若是让你家仆人伤了我,你会让你家的仆人道歉么?”

柳昊说到这里,更是冷然一笑道:“遑论,就算你家仆人杀了我,你心中会有一丝的悔恨吗?”

柳昊字字珠玑,言辞犀利,让那公子面色变了又变,就连一旁看戏的都是忍不住要为柳昊叫一声好,何况柳昊说的都在理,在场的哪一个没有手染鲜血,这种可笑的借口与理由,根本不会让人接受!

“这么说来,你是不想道歉了?”那公子眼睛眯了起来,一张脸阴沉的要滴出水来,若非忌惮有些看不清柳昊的身前,只怕早已经出手,即便如此,那杀意也犹如实质,显然是动了震怒!

柳昊闻言顿时冷笑道:“土鸡瓦狗而已,你家仆人如此,你也是如此,如果想出手就出手,不要说那些漂亮的话来,宵夜不吃你那一套。不服就过来一战,打的你娘亲都不认识你!”

针锋相对,丝毫不让,让众人对柳昊的看法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柳昊心中无恐惧,同辈之人面对任何人也敢一战。那公子面色变化,抬手就是一个巴掌覆盖而下,但是柳昊却是一声冷笑,一只手掌抬起,与那负压而下的手掌轰然相对,顿时恐怖的力量直接扩散开来,虚空都仿佛扭曲了一下,那公子顿时一声闷哼,踉跄后退。

而柳昊却是非常惊讶,但是他惊讶的不是这公子,而是这茶楼,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一些力量,竟然没有损坏这茶楼分毫,很显然这茶楼也是有着法阵的守护,不然不可能安然无恙。

但是下一刻,柳昊连身子都没有站起来,随手就是一挥,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作用在那公子的身上,顿时让他大口咳血,轰的一声倒飞了起来,重重砸在一根原木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就连整个茶楼都仿佛摇晃了一下,而那公子更是大口咳血,气息萎靡。

“土鸡瓦狗而已,也敢随便出来放肆,没有杀你只不过是我今天心情好,滚吧,不要让我在看到你,如果看到,下次定然将你斩杀!”

冰冷的声音,丝毫没有放在眼中的轻视,让那公子胸口憋闷,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差一点昏厥过去,而跟随他一同前来的手下见状,顿时快速拉起倒在地上的那个青年快速来到公子面前,将他搀扶着狼狈离开了茶楼!

东风襄樊医院预约挂号
高邮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阴道炎费用
江西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榆林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