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辛亥革命成功离不开亚洲各国的奥援

2018-10-26 14:22:57

辛亥革命成功离不开亚洲各国的奥援

武昌新军攻占楚望台军械库

辛亥革命与亚洲视角:成功离不开亚洲各国的奥援

原载《光明》

上世纪90年代,由于沟口雄三、滨下武志等日本学者的倡导,“亚洲视角”一度成为东亚学者突破“西方文化影响”论单一模式,从亚洲出发研究亚洲的新学术范式,并取得了若干富有启迪性的学术成果。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们借鉴“亚洲视角”这一新思路,可以更为充分地认识辛亥革命的亚洲意义,从而拓宽辛亥革命史研究的空间。

辛亥革命是近代中国为重要、影响的政治事件之一,但辛亥革命的发生又同亚洲各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深刻地影响着亚洲政治格局的走向,其流风余响至今未绝。从亚洲出发思考辛亥革命的意义,我们将获致许多前所未有的启示。

首先,辛亥革命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离不开亚洲各国的奥援,其中与中国同处东亚、一衣带水的日本又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年,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一大批革命者或求学,或亡命于东瀛,将日本作为中国革命“消息易通,便于筹画”的据点。辛亥革命中重要的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即于1905年成立于东京。当年革命派与改良派着名的大论战也发生在创刊于东京的《民报》和《新民丛报》上。一大批日本友人如山田良政、宫崎滔天、萱野长知、梅屋庄吉等始终同情并支持中国革命,与孙中山、黄兴等革命领导人建立了终身的友谊。南洋(今东南亚地区)的华侨,则是辛亥革命重要的支持力量和革命活动经费的主要捐赠者,据统计,仅辛亥这一年,南洋华侨的捐款即达五六百万之巨(陈宗山:《南洋华侨革命史略》第页)。

其次,亚洲各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又都曾受到辛亥革命的影响和启迪。同属东亚的朝鲜,年的义兵运动,曾受到孙中山在中国发动的一系列革命活动的启示和影响。辛亥革命之后,朝鲜独立运动的一批领导人也曾与革命党人有着密切的交往,领导该独立运动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即于1919年成立于上海法租界。东南亚各国如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暹罗(今泰国)都曾受到辛亥革命的影响,兴起过本地的民族解放运动。孙中山在日本与菲律宾革命志士彭西、越南革命志士潘佩珠等过从甚密,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从亚洲视角看,辛亥革命是当时席卷亚洲的民族革命风暴中的重要一环。当年,列宁曾对辛亥革命在亚洲民族运动中的地位与影响有过深刻的论述。武昌首义成功后,列宁极其兴奋地宣布:“极大的世界风暴的新源泉已在亚洲涌现出来了。”(《列宁选集》第2卷,第439页)他认为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使四亿落后的亚洲人争得了自由,觉醒了起来,参加了政治生活。地球上1/4的人口已经从酣睡中清醒,走向光明、运动和斗争了。”(《新生的中国》,《列宁全集》第18卷,第395页)而孙中山则是一位在亚洲涌现出来的“能够代表真诚的、战斗的、彻底的民主主义的资产阶级”和“不愧为法国十八世纪末叶的伟大宣传家和伟大活动家的同志”(《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第425页)。

实际上,孙中山当年也深受在日本流行的“大亚洲主义”的影响,有着一种复兴亚洲的强烈的感和使命感,其政治抱负并不完全局限于中国国内。早在1897年,孙中山在日本首次会见宫崎滔天时,便向他倾诉了自己“为支那之苍生,为亚洲之黄种,为世界之人道”而兴起革命军的宏伟抱负。愈到晚年,孙中山所抱持的“大亚洲主义”愈为自觉与清醒,认识到“亚洲除日本而外,所有的弱小民族都是被强暴的压制,受种种痛苦,他们同病相怜,将来一定联合起来去抵抗强暴的国家。”(《民族主义》,《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193页)孙中山这种在亚洲在国际上替弱小民族打抱不平的“济弱扶倾”的国际交往思想,不可能不对后继的革命者产生深刻的影响。我们从毛泽东、周恩来的外交思想中,不难发现与孙中山类似的思想与实践。就连印尼前总统苏加诺也自称年轻时曾受到过孙中山思想的影响,“作为一个青年,我受到孙逸仙博士所提出的三民主义的鼓舞”,“我的心从那个时候起,在三民主义的影响下,深深地树立了民族主义的思想”(《苏加诺演讲集》,世界知识出版社,1956年版,第14页)。

泥鳅养殖
聚氨酯面漆厂家
苹果解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