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故事

两位蒋博士嘚返乡记7z7z

发布时间:2019-06-18 11:00:49

两位蒋博士的返乡记

近来,博士返乡的话题很火,一片争论声中,让我想起民国时期两位博士的返乡见闻来。巧的是,两位博士都姓蒋,都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回国后在政学两界赫赫有名。年长的一位叫蒋梦麟,1908年赴美留学,师从大名鼎鼎的哲学家杜威,1917岁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当过北京大学校

两位蒋博士回国后,都曾回老家探亲。蒋梦麟的老家在浙江余姚,离宁波和上海都不算远,他取道上海坐轮船到宁波,然后又转火车去余姚。在回忆录中,蒋梦麟用轻快的笔调描写了回乡之路,“清晨的空气中洋溢着稻香,呵,这就是我的家乡!火车进余姚车站时,我的一颗心兴奋得怦怦直跳。”到家后,蒋梦麟在家中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就跑到乡下去看望亲朋故旧。这时,距离他离别家乡已有十载,故乡的人和事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蒋梦麟只是平淡地写到,“童年时代的小孩子现在都已成人长大,当时的成年人现在已经是鬓发斑白的老人。至于当年的老人,现在多已经入土长眠,只有极少数历经村中沧桑的老人还健在。”但我们依然可以读出杜甫《赠卫八处士》中“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的惆怅和失落。

更令蒋梦麟陷入思索的是,二十世纪的初十年间,现代经济加快了对农村的蚕食,伴之欧风美雨的强劲冲刷,家乡的世界已面目全非。由于洋布又好又便宜,女人们已经不再纺纱织布了,又因为没事可做,她们有些就以和邻居吵架消磨时光,有些则去念经拜菩萨。年轻一代都去上学堂了。村里种田的人很缺乏。有些女孩子编织发和线餐巾外销美国,生意不错;许多男孩子到上海等大城市去做学徒,赚钱也比以前多。老辈人还告诉蒋梦麟,年轻人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觉得西药比中药强,还说根本没有鬼,也没有灵魂转世这回事,拜菩萨是迷信,向祖先烧纸也是愚蠢的行为,灶神不过是泥塑木雕,应该扔到河里去。女孩子不肯缠足,要自己选择丈夫。读到这里,不仅让人有时空恍惚之感,这些问题,换做今天时髦的术语,不就是所谓乡村结构 “空心化”、思想文化“西化”吗?不过,蒋梦麟把自己定位在观察者,没有对这些现象作“理论概括”,而是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美国时,我喜欢用中国的尺度来衡量美国的东西。现在回国以后,我把办法刚刚颠倒过来,喜欢用美国的尺度来衡量中国的东西,有时更可能用一种混合的尺度,一种不中不西,亦中亦西的尺度,或者游移于两者之间。”

其它游戏
收银系统排行
用药指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