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濮阳信息港 > 科技

你我的白马时光

发布时间:2019-04-08 12:08:15

Chapter 01 苏格子

遇见苏格子的时候是在夏末——学校的校道上弥漫着香樟气味的夏末,阳光明媚得让人睁不开眼。

她是一个插班生,那时候已经上了接近一个月的课。

她进班的时候,几乎全班人的眼睛都盯着她看,包括我,大概这是上了十几年学的条件反射。

她有着一副柔弱的小女生样儿,娇小得像朵祖国的花儿。可是,后来我总是后悔自己这样想。她要是朵花儿啊,也一定是朵霸王花,还是霸王花界的伟大奇葩!

其实她来了一个星期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苏。这只能怪班里关于她的八卦太少了。

真正认识她,是意外。

那还是上体育课,因为我的脚扭伤了,不能训练,只能在教室里装文艺。

我戴着耳机,看着郭敬明的小说。阳光很暖和,我没有去刻意接触外界。所以连她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也不知道。

我取下耳机,里面放着孙燕姿的 《遇见》,我问她是不是有事。

她歪着头问:“你是简小泽吗?班长说她的资料在你这儿,我要用。”

我把资料递给她,一边打量着她姣好的形象,一边在心里吐槽:多么礼貌的姑娘啊!

她正转身准备离开时,我口无遮拦地问:“你叫苏东坡啊?”

问完,我那个内牛满面了,嘴贱啊,口误啊,这下好了,形象没了!

她立马转回身来手往桌上一拍,死命横着眉,“你才叫苏东坡,你们全家都叫苏东坡!”

我瀑布汗,苏东坡有这么坏吗,亲?谁知道这姑娘能这么激动啊。

我记得我回答得特别经典,比金典牛奶还经典:“苏东坡多好,是到现在还在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小青年。”

Chapter 02 请叫我格子淑女

今年的秋天特别的不规则,明明树叶都快落完了,有时候却还是热得柏油路面都要蒸发了万向节型号
,就像夏天。

我总是会抱怨,因为容易出汗,每次写卷子,上面都会打湿一大块,像水泼在上面后没有风干。胳膊抬起来的时候,也总会有一阵撕裂般的疼,觉得桌面会一口气撕下整块皮肤。

苏格子特鄙视地横了我一眼,“怎么跟个女的似的,你水做的啊?”

我早习惯了她的各种损人,顺口说,“那是,我还江南水乡的呢。哪像你——缺水的东北老娘们。”

自从她坐在我前面,我的吐槽本领不断提高,用小说里的话说,乃毒舌奇才,只需多加修炼。

因为我成绩不错,老师心花怒放地把我调到了第二排,随了一群成绩好的去取西经。然后他老人家又觉得不妥,硬是拉了个成绩不咋地的来追随我们。让那谁情何以堪啊?而那谁刚好是苏格子!

然后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我们俩都是 “人来疯”,大伯二婶的四处寻亲,用本子做成的 “纸条”递来递去压根没停过,班上的人打招呼都简洁了,直接 “嘿,俩疯子”,完事儿。

然后某格子还会特开心地说:“嘿,那谁,下次记得加 ‘淑女’俩字儿。”

我就在心底琢磨,竟敢骂我淑女!

时间像涂了润滑油似的,溜得特别快。然后我发现,原来成绩极端的坐一起还是有效果的,把格子和我期中考试卷子上的总数变得好看了不少,惹得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那些成绩好的同志感激得梨花带雨。

但我还是会调侃她,“别以为您老会变成文艺小青年或者知识分子,顶多是个有脑子的东北老娘们。”

我记得她那会儿笑得特别妖孽,一脸花枝招展地把我掐得天昏地暗獭兔品牌
。然后还一脸羞怯地掐了个兰花指:“这话说的,我可是淑女,还是一知识渊博的淑女,哪像你,粗人!”

我心里吐槽,淑女都带这样儿的啊?!

Chapter 03 比二货还二货的二货

当我从一张一张永远做不完的卷子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冬天已经过去了一半。虽然我无法让时间停滞,也许我并不需要,只要过得开心就好。

跟格子一起的日子,我承认我折腾得很快乐,然后我莫名其妙地被扣上了一个二货的罪名。

格子说要创作惊世骇俗的作品,我记得那时候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却煞有其事地拿笔写起来。

我算着日子想图钉供应
,应该写得能见人了吧。我问她要,她只简略地回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意思就是不给,死也不给!

后来我好奇心爆表,趁她不在,偷偷拿了过来。果然好奇害死猫啊,噢不,害死火星人啊!(我才不是地球生物呢。)

翻开页,只见潦潦草草的几个大字——比二货还二货的二货。然后后面写着本外星人的名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